身在中军的斋藤义龙捂着自己的肚子,催动着胯下的战马向前疾驰着,他已经发现了后军的动静,当看见旗木吉秦带着三十余骑,身后还跟随着数百精锐士兵,只杀挡在面前的己方士兵,向自己的所在一路冲来之时,斋藤义龙能够做的就是催动自己的战马,带着身体还好的旗本武士们拼命的向前逃窜着。
至于组织士兵反击?斋藤义龙只想说,别开玩笑了,除了一直跟着义龙的两百旗本武士们外,其余的安藤守就等人要嘛是在前军,要嘛就是在中军发现旗木吉秦追来之后,全都撒丫子跑了,而更多的则是拉着肚子,蹲在道路两边,武器丢得远远的,任由旗木军过去。
而旗木军对于这些路边之人全都理都没有理,一心只向着斋藤义龙的方向冲,就这样的情况,留下来组织士兵反击就是个死,倒不如趁早跑路,还有机会逃走,总比留下来必死强。
走在前军的大多是一些身体素质比较好的,腹泻不是很厉害的,不过稻叶一铁虽然有心带领前面的部队回身去抵抗旗木军,奈何中军的溃兵却是将前军冲得七零八落的,甚至大批前军也跟着逃跑了,见状,稻叶一铁一夹马腹,也跑了。
拉肚子拉得腿软的斋藤义龙如何能跑得过如狼似虎的旗木军,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在一处两座小山形成的山谷之中被吉秦咬住了尾巴。
两百腹泻的旗本武士对抗旗木吉秦率领的六百余常备足轻,结果是不言而喻的,斋藤义龙等人迅速被包围了起来,斋藤义龙虽然数次进行突围,却都被吉秦指挥着足轻们挡了回去,两边互有伤亡,但斋藤军的伤亡更大一些。
皎洁的月光穿过云层,洒向了大地,斋藤义龙身边的最后一名旗本武士被前田庆次郎三枪戳死,场中只剩下了斋藤义龙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看着还要继续向斋藤义龙冲去的庆次郎,吉秦一声大喝。
“庆次郎,退下。”
“吁!”
庆次郎急忙止住了胯下的战马,滴溜溜的回到了军阵之中,此时的旗木军结成了一个半径二十米的圆桶阵,将斋藤义龙围在了中央,当庆次郎骑着马回到军阵中后,吉秦从小白龙的身上一跃而下,让庆次郎牵住之后。吉秦带着自己的佩刀宗三左文字走向了斋藤义龙。
等到吉秦走到身前,斋藤义龙脸色苍白的嗤笑道:“怎么,旗木天忍觉得我不配死在一个武士的刀下吗?”
吉秦看着这个与自己差不多身高,满脸胡子的壮汉此刻左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双腿紧绷,脸色苍白的嗤笑着自己,吉秦眉头微皱,随后轻笑道:“我想,义务勇著称的你现在一定很难受吧,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