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忍军及前田庆次郎等人回到了旗木庄,吉秦则是带领着剩下的八百常备足轻,来到了小谷城中。
除了吉秦之外,所有有战功的家臣的封赏都在五天之前结束了,吉秦是最先从小谷城出的,也是最后一个回到小谷城的,同时也是功劳最大的,以如今吉秦一门众的身份,赏些什么,赏多少,的确让长政感到有一些头疼,更是一些重臣们商讨的重点,最终,他们还是在吉秦回到小谷城之前,得出了一个结果,这个结果长政看了后,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麾下的足轻们交给专人之后,吉秦便被一名等待了许久的小姓带向了小谷城评定室,当吉秦跨入其中后,耳中便充斥了各种道喜的声音,吉秦只能笑着回礼,正当吉秦寻找自己的座位的时候,重臣们纷纷为吉秦让开了道路,并指向了吉秦的座位。
心中十分平静的坐到了第二列的位,前面坐着的便是浅井家的笔头家老海北纲亲,这个家伙虽然对自己身后的吉秦没有什么笑脸,但也不再像之前那样面容之中都是不屑了,虽然现在眼中还能让吉秦看出一缕不屑,不过也好了很多了。
这场会议可以说是专门为了封赏吉秦而召开的,所以除了一些比较闲的重臣外,大多都在巩固着边防,例如刚刚被任命为爱智郡川桂城城主的矶野员昌,现在就正在忙着整合爱智郡的守备。还有和吉秦交接不破关关防的远藤直经等等,这些重臣都没有前来,来到的只有海赤雨三将这种比较闲的,还有浅井家的一门众,和一直待在小谷城特意要和吉秦交好的重臣们。
也算是到了一多半了,所以评定室中还是比较吵闹的。长政与吉秦眼神对视后,立即拍了拍手中的折扇,高声道:“诸位,既然军师已到,那么评定便正式开始吧!弥助,将军师的战功报与各位大人听!”
“是!”
小姓弥助在长政的背后躬身应了一声,随后走到前来,打开手中捧着的一卷卷轴,大声的念了起来:“永禄四年秋九月二十七日申时本家足轻大将,军师旗木吉秦率领一千足轻,以疲兵之计加诱敌之计于美浓国不破郡关原町击溃斋藤家五千大军,斩两千余,斩杀斋藤家侍大将以上重臣十余人,家老一人,本军伤亡百余人,完胜!此功可封侍大将一职,知行五百石。”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了,但是在座的重臣都出了一阵惊叹声,也不知道是因为吉秦在场故意为之还是怎么的,不过吉秦却是没有任何反应,仿佛这个功劳是别人的一样,让一直偷偷关注着他的海赤雨三将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念完一件,弥助将卷轴再拉开了一些,继续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