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
“啊,军师来了,请坐吧!”
吉秦拉开房门,正在与人交谈的长政对吉秦点头示意了一下,让吉秦自己坐,房中的另一人也转头对吉秦打了声招呼,却是海赤雨三将中的雨森弥兵卫,看他和长政的样子也谈了有一会儿,也不知道找自己来是干嘛,不过看召见自己的样子也不是什么急事,问问吧。
吉秦盘腿坐下,疑惑道:“不知主公召见在下有何事啊?”
长政看着雨森弥兵卫说道:“还是请弥兵卫来告诉你吧!”
雨森弥兵卫冲长政点了点头,才对着吉秦缓缓的说道:“前段时间,若狭武田家四天王之一的砕导山城城主逸见昌经勾结丹波松永长赖发动叛乱,若狭武田家当主武田义统无力镇压,本来是向朝仓家请求援军的,但是朝仓家领内突然爆发一向一揆,分身乏术,是以武田义统向本家求援,希望本家能够出兵帮助他平乱。”
吉秦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不过吉秦并不急着表态,而是向长政问道:“主公的想法是什么样的呢?”
长政与雨森弥兵卫对视一眼,方才笑道:“之前我曾与弥兵卫打赌,说你绝对不会听完事情就发表自己的看法,果不其然。”
吉秦不置可否,长政笑了一下,沉着脸道:“若狭一直内战不断,基本上每个郡都有各自的实际掌控者,虽说名义上武田义统是若狭守护,但实际上,武田义统的政令有效范围不过小浜郡而已,而且说是一郡,也不过是武田义统自己说的,小浜不过是源敷郡中的一个城而已,石高不过三千石,帮他没有什么好处,也容易使本家陷阱去,所以……”
“所以主公你的意思是不出兵!”
吉秦接上了长政的话,长政点了点头,吉秦再看雨森弥兵卫,发现他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无奈,吉秦只能苦口婆心的劝说起长政来:“主公,武田义统的确只能掌控一城之地,但是他的兄弟武田信方可是远敷郡四万石的实际掌控者,所以若狭武田家在这次叛乱中虽然处于劣势,但实际上双方的差距并不大,若是本家派兵的话,短时间内便能击败叛军。”
“旗木大人,就算本家能够击败叛军,但是本家似乎并不能得到什么吧?最多不过是武田义统这个名义上的若狭守护的一些感谢而已,恐怕还收不回本家出兵的成本,何故要吃力不讨好呢?”
雨森弥兵卫皱着眉头问道,长政亦是看着吉秦,两人都听出了吉秦的想法,那就是出兵帮助平乱,所以希望吉秦能给出一个解释,也就是让吉秦分析出浅井家能够获利的地方。
吉秦沉声道:“朝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