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谷城出来之后,就着夕阳,吉秦策马扬鞭好不自在,还顺便去了一趟水寨,此时的水寨,已经颇具了规模,水军达到三百余人,虽然大多都是新兵。≥≦战船十余艘,关船已经有了一艘,船厂也在加紧打造新的关船。
溜达了一圈,吉秦策马回到了旗木庄,吩咐小姓与吉通知所有家臣明天早晨开评定会之后,便将与吉打走了,自己则是向着后院走去,半个月没有见鹤了,吉秦还是十分想念的。
回到夕阳照射下的小院,吉秦虽然已经尽量的放轻了自己的脚步,还是被路过的侍女叫喊了出来,正在屋中陪着鹤的伢子抬起头,看着房门惊喜道:“呀,是哥哥回来了吗?太好了!嫂子,哥哥回来了!”
此时的鹤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嘴角含笑的点了点头。伢子喜滋滋的站起身来,便要去打开房门,房门却先一步打开了。
吉秦拉开房门,径直走到了鹤的身边,亲吻了一下鹤的额头,才向着仍旧站在原地的伢子笑道:“伢子,你怎么了,不打算坐下来了?”
“哼,有了妻子忘了妹妹,不理你了!嫂子,我回去了!”
伢子冲着吉秦哼了一声,又和鹤打了声招呼,气呼呼的走了,吉秦笑着摇了摇头,没去管她。鹤点了点吉秦的额头,埋怨道:“你呀,伢子刚才听见你的声音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没关系的,伢子从小就这样。”
……
次日清晨。
旗木庄评定室内端坐着数十人,其中五十名忍军下忍,十名中忍,忍者训练场中忍十九名,上忍杉谷与藤次以及武士增田长盛、前田利久还有前田庆次郎利益。
滨吉几人是最后赶到的,等到滨吉到达之后,吉秦才带着与吉出现在了评定室中,原本就比较安静的评定室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但是气氛却不显得凝重,家臣们大都期盼的看着吉秦,这次旗木家获得了大赏,那么自己这些有功之臣想必主公(大人)也不会吝啬的。
这些人中目光比较平静的也许就是忍着训练场的果心、御牙门兽等人和水军的滨吉几人了,毕竟这次出战和他们基本没有关系,所以他们倒是看得很开。
“诸位既然都已经到齐了,那么本次评定便正式开始了。此次对斋藤家的战争多亏了各位的辅助,我旗木家才能有如此成就,浅井殿下赏赐伊吹地区两千五百石知行,我亦是晋升为浅井家之侍大将,可以说,没有大家的帮助就没有我旗木家的今天,是以……”
来了,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吉秦,期盼着能在后面的封赏中听见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