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闲的时光总是过得十分的快的,转眼便来到了永禄五年的夏天,也就是五月份,距离鹤生产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为了鹤的顺利生产,吉秦请了最好的产婆北近江最好的产婆,并且弥次郎和犬太郎两人的母亲和姐姐也时刻陪伴在鹤的身边,传授鹤一些她们之前生产的亲身经历。
若狭方面,雨森弥兵卫率领的五千余浅井援军花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便将受到武田家和浅井家联合打击的叛乱者逸见昌经给击败了,人头是被赤尾清纲的长子,赤尾清冬切下来的。目前,五千浅井军还驻扎在若狭国,浅井亮亲也在非常“认真”的和武田义统、信方两兄弟磋商着报酬问题,凭浅井亮亲的本事,这个磋商估计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而浅井家在掌控若狭的重要一步也算踏实了。
在六角家方面,光太郎带着一百忍军先是将六角家大大小小鸡毛蒜皮的事情摸了一个通透,掌握了基本的矛盾关系之后,便正式的行动了起来,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道又一道让人不安的流言出现在了六角家南近江的所有有人居住的地方。
若不是伊贺国是伊贺忍者的大本营,在那里开展流言活动很容易遭到伊贺忍者的围剿的话,吉秦相信,隐居在伊贺国的六角义贤绝对也会跟他的儿子一样,对自己的家臣们猜忌无比。
旗木庄吉秦书房之中,与吉正在为吉秦泡着茶,而吉秦则是在看着一封信,信是从观音寺山形屋发来的,写信的,是光太郎。
在这封信中,光太郎详细的讲述了目前六角家的状况,家臣们对无能的主公不满,无能的六角义治也在怀疑着家中的重臣们在与浅井家联系,家臣与家臣之间原本关系好的,现在见面也只是虚伪的打着哈哈,更不要说那些平常关系就不怎么样的了。可以说,六角家已经完全乱了。
放下手中的信,吉秦饮下一杯茶水,看着身前已经长了一岁的与吉,淡淡的问道:“若是要让六角家更加的混乱,你觉得该怎么做。”
与吉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才小心的回道:“主公,六角家现在似乎已经陷入了君臣互相猜忌的阶段,若是想更加混乱的话,只有下克上才有可能,但是怎么做小的却是想不到,还请主公指点。”
“去把果心请来。”
“果心大师,是,小的这就去。”
与吉快步离去,至于吉秦没有提前告诉他怎么做与吉也早已习惯了,练习武艺的时候大多也只是吉秦练一遍,然后让与吉自己学,等到与吉自己练习的时候也只会偶尔的点拨一下,从来不具体讲解,做事的时候也是一样的,等到果心一到,吉秦自然会将计划吩咐出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