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流逝,吉秦已经急得在小院中来回踱步了,旗木家的家臣们也都来到了小院外,静静等待起来。
房间中鹤的痛呼声越来越弱,日头也渐渐西沉,正当吉秦就要按耐不住冲进去的时候,房间中终于出现了婴儿的啼哭声,吉秦一喜,直接冲进了产房之中,也不看孩子到底什么样,便扑到了鹤的床边,轻轻的抚摸着鹤苍白的小脸。
在小院外,与吉也第一时间将鹤产下的是一名男婴的消息告知了众家臣们,一阵阵欢呼声在旗木庄中响起,正在路上的长政等人心有所感,大喝一声:“加快脚步!为军师贺喜!”
“嘿嘿吼!”
也许是太过劳累了,鹤睡了一会儿,才睁开疲惫的双眼,见吉秦的眼中隐含泪水,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吉秦哥哥,我没事,我们的孩子呢?让我看看孩子吧!”
吉秦一愣,随后急道:“快,快把孩子抱过来!”
跟在吉秦身后进来的伢子正在旁边抱着婴儿,闻听吉秦头也不回的声音,便翻了一个白眼,抱着已经清洗干净的男婴来到了床边,将孩子交到了吉秦的手中。吉秦眉开眼笑的撅着嘴逗弄了一下自己的孩子,才在鹤的目光下,将孩子轻轻放到了鹤的枕边,自己也趴了下来,和鹤一起,看着孩子。
“哥哥,嫂子,这个可是男孩哟,你们有没有想好取什么名字啊?”
一旁的伢子娇笑道,却是把吉秦两人说得一愣,孩子也再次哭了起来,吉秦连忙逗弄着,不过孩子始终在哭。
眼见于此,虚弱的鹤猜测道:“吉秦哥哥,你试试给孩子取个小名吧,看看他喜不喜欢?也许就不哭了。”
吉秦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便抱着孩子轻声道:“你是我的儿子,以后就叫卡卡西吧,好不好听啊!卡卡西!”
吉秦不说名字还好,一说出来,孩子哭得更加大声了,显然是不喜欢这个名字,吉秦无奈的抬头看了看房间中的伢子等人,心中没了主意。
伢子眼珠一动,提议道:“叫日吉丸吧,白天生的,哥哥以前也叫吉太郎的……”
孩子仍旧哭着,不过想必是有些累了,所以哭声相比之前要小了一些,见此伢子嘟了嘟嘴,把目光转向了小夜等人。随后一个个名字都叫了出来。
“叫天忍丸吧,继承大人……”
“不对不对,应该叫枪吉丸……”
群策群力之下,孩子仍旧在哭着,吉秦无奈,只好将孩子放回到鹤的枕边,眼睛期盼的看着鹤,希望鹤能解围。鹤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孩子的小脸,宠溺的说道:“吉秦哥哥,还是叫他木叶丸吧,他就像旗木家开出的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