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知道了,记得每天清理她的房间就好!你下去吧。”
吉秦的声音从房间中传了出来,侍女松了一口气,应了一声“是”后便退走了,房间之中,鹤躺在床上,看着坐在书案前的吉秦,轻声问道:“伢子出走你好像一点也不紧张啊,她可是才十三岁哎。”
“十三了啊,一晃都这么多年了,她也该有她的幸福。”吉秦放下手中的书籍,默默的回答道。
“幸福,浅井殿下不是说想要娶伢子为妻吗?而且伢子对浅井殿下也很有好感啊,难道这还不能带给她幸福吗?”
鹤的语气有些急促,在她的眼里,这就是一件对伢子来说幸福的事情了,吉秦摇了摇头,轻声道:“若狭那边,武田家提出同盟请求,并将武田义统与足利义晴将军之女所生的女儿,武田菊嫁给浅井殿下做正室,家中的重臣已经同意了。”
鹤脸色一变,急道:“那这么说……”
“我宁愿伢子嫁给一个有能力也爱她的低级武士为正式,也不愿意她给浅井殿下当侧室,我旗木吉秦的妹妹,不可能当侧室。”
“那浅井殿下那边。”
“殿下不会怪罪的。”
“那就好。”
“你多休息吧,我去书房了。”
“嗯。”
……
书房之中,吉秦看着跪坐在地上的泷溪,沉声道:“泷溪,你带人去找找伢子,保护她。”
泷溪一愣,随后询问道:“大人,若是伢子小姐不配合,我等是否要将其强制带回。”说完这句话,泷溪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吉秦似乎没有在意,而是看着窗外随风摇摆的树叶,淡淡的道:“找到她后,你就跟在她身边,其余人就躲在暗处吧,她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干扰到她,不过,你也要有你的判断,对于危险,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小的这就去做。”
“人数,就一百忍军吧,再加上各地商人屋的支援,应该足够了。”
“是!”
泷溪走了,吉秦转头看向了一边的与吉,淡淡的说道:“过段时间又要打仗了,去告诉你父亲他们一声吧,早做一些准备总是好的。”
“谢谢主公!”
与吉一头磕在了地板上,衷心的感谢道。吉秦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就算吉秦现在不说,过段时间与吉自己也会知道,然后告诉他父亲藤堂虎高的,早点说能赚上一点忠诚,何乐而不为呢。
说到打仗,吉秦却是想起了一直没怎么关注过的自家常备足轻了,上次让庆次郎和犬太郎负责训练之后,吉秦就只去看过两三次,指点了两人一些练兵技巧之后便没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