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秦走后,前田庆次(以后都叫庆次了,老庆次郎不好听)三人围坐在了一起,慢慢的商议了起来,刚坐了没一会儿,杉谷善住坊便提议道:“主公既然是让我们与忍着训练场合作,那我们不妨将御牙门兽也叫过来,大家一起商议应该更好一些。”
庆次与犬太郎相视一眼,随后便点了点头,将御牙门兽叫来,正好将两军协同的事情定下来,以免夜长梦多。
庆次打发了一个骑马足轻前往忍着训练场将御牙门兽叫来。在等待的时间,三人也不是闲着没事,而是找来了一份伊吹山脉的地形图,各抒己见着。
很快,御牙门兽便赶到了这里,随意的掀开幔布,御牙门兽扣着鼻子,漫不经心的对三人道:“三位武士大人,我要训练那群小鬼可是很忙的,你们要是不说一个合理的解释给我,那我可就回去睡觉咯!”
睡觉?!庆次三人面面相觑,一开始还说得挺像那么回事儿,最后说要回去是个什么鬼,乱入啊这是。犬太郎翻了个白眼,沉声道:“御牙君,主公命令足轻部队与忍者训练场协同剿灭伊吹山脉盘踞的山贼团。”
御牙门兽看了一眼比自己小了快一轮的三人,脸色一正,快步来到三人的身旁,坐在了一个空出来的小马扎上后,看着四人中间的伊吹地图,沉声道:“昨日公子出世之前,大人便将果心派了出去,目的应该是完成对六角家的最重要一击,以果心的能力,完成大人的任务是必然的事情,那么与六角家的战争必然马上就会到来,这个时候要我们协同剿灭伊吹山脉的山贼团不合常理啊?大人之前有跟你们说过什么吗?”
御牙门兽的分析让前田庆次三人面色一紧,说实话,他们还真没想到什么要跟六角家打仗的事情,只是想着按照吉秦的吩咐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主公之前看完足轻部队的训练之后,曾说过‘没有见过血的足轻不是好足轻’。”杉谷善住坊想了想,郑重的答道,庆次与犬太郎两人亦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御牙门兽挠了挠自己的胡子,呼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大人看来是不想足轻部队刚刚成型就去参加对六角家的大决战,让你们去剿灭不过百余人的山贼团,训练的意味更浓一些,这样一来,到了与六角对战的时候,伤亡率会小很多。至于拉上忍者训练场,想来既有为你们提供情报的想法,也有考察我这一年来训练成果的意图。”
三人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犬太郎指着伊吹山脉地图说道:“御牙君,可有山贼的具体情报?”
御牙门兽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伊吹山脉的山贼从去年便已经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