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六角家蒲上郡日野城中,蒲生定秀端坐在书房之中,右手边一个小孩正在大声的读着手中的军略书。蒲生贤秀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随后便对定秀说道:“父亲大人,最近流言似乎不像以前那么多了,好像是突然沉寂了一样,你看是不是旗木君将他的忍者全部招了回去。要准备进攻了?”
定秀瞥了一眼放低了声音,倾着耳朵偷听自己两人谈话的鹤千代(蒲生赋秀),微微一笑,自从留言渐起,定秀便将贤秀一家从中野城叫了回来,暗中也提高了日野城的守备力量。也有一段不小的时间了,每次自己与儿子贤秀讨论什么,鹤千代都会放下手中正在阅读的书籍,认真倾听,定秀也已经习惯了。
“现在不过是风雨到来之前的平静罢了,如今的六角家,虽然被流言弄得上下猜忌,动荡不已,但却还没有到彻底内乱的时候,吉秦不可能半途而废,流言活跃了这么久,可以看得出吉秦定下的计策便是以流言搅动六角家,然后使得六角家彻底内乱,现在可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啊。”
听完定秀的话,贤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父亲大人,依你之见,旗木君接下来会选择用什么办法使得六角家彻底****起来?”
定秀摇了摇头,与贤秀一起陷入了沉思。一旁的鹤千代放下军略书,认真的对定秀两人说道:“祖父大人,父亲大人,去年我跟随母亲大人去往外祖父家时,曾无意间听闻外祖父与两位舅舅言道受到六角义治殿下的敌视。”
贤秀皱着眉头说道:“上次你与你母亲前去,好像是六角义治战败归来之后,流言开始之前吧,这似乎不合道理啊?”
定秀眼前一亮,欣慰的道:“鹤千代小小年纪便有如此眼光,很好,很好。想来以吉秦手下的忍者实力,对于六角义治殿下仇视后藤父子的事情亦是知道了的,而后藤贤丰作为我六角家首屈一指的重臣,也是一位功勋卓著的名将,更是一个绝好的目标,运用流言使得六角义治杀掉后藤贤丰,对于浅井家来说,可是一石二鸟之计啊!鹤千代,我真想现在就把你送到吉秦身边去学艺啊。”
鹤千代微笑了一下,对于旗木吉秦,自己的祖父可是在自己很小的时候便在自己的耳边念叨了,再加上这两年来,旗木吉秦名声大噪,鹤千代对于旗木吉秦可是仰慕已久了,对于能够跟在这样一个人身边学艺,鹤千代可是很迫不及待的。
贤秀疑惑的看着定秀,低声道:“父亲大人,我还是没有弄懂,既然旗木君想要除掉后藤大人,为何还要停止流言呢?让流言继续下去不是更有可能吗?”
定秀微不可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