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角义治脸色十分难看的站在蒲生定秀的床前,此时的蒲生定秀面色苍白,一位中年医师正在为他诊断着,六角义治虽然面色难看,但还是不得不挤出笑容等待着医师公布诊断结果。
医师擦了擦眉角的汗珠,对六角义治说道:“启禀大人,蒲生城主所得之病为重伤风,好在刚得不久,老夫开上一些药,好生修养两三个月即可,没有什么大碍。”
重伤风,也可以说是重感冒,严重时可以危及生命。六角义治一听说是重伤风,便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一下,挤出笑容对着躺在榻榻米上的蒲生定秀道:“定秀,你好生修养,本家之事无需关心,吾先去寻找父亲大人商议一番,再来探望你。”
说完,拔腿便跑,连蒲生贤秀要送他都不理了,不过贤秀还是将他送出了城,才折返回来,进得屋内,只见原本躺在床上没什么知觉的定秀已经坐了起来,面色相比之前倒是有了一些红润,不过还是比较苍白。
医师正在一旁边写边嘱咐道:“蒲生大人,您所得之伤风虽然易治,但您毕竟已经不比壮年,若是不好生修养一段时间,恐怕很有变为重伤风之隐患,还请您好生修养,小的告辞了。”
医师写下了药方和一些注意事项,交给定秀的一名小姓之后,便提着药箱走了,贤秀冲他点了点头,便跪坐到了定秀的身旁。
定秀看了他一眼,出声道:“六角义治走了吗?”
“嗯,往伊贺国去了,父亲,幸苦您了?”
“无妨,小小伤风而已,没有大碍,老夫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希望吉秦他们能速度快一点吧。”
……
旗木庄,果心跪坐在吉秦的面前,向吉秦陈述着六角家发生的一切,吉秦点了点头,让果心退下之后,便让与吉向足轻部队和忍军传令备战,自己则是一跃而上小白龙,带着六角家的最新情报,朝着小谷城极速而去。
三个时辰之后,一名名近侍赶往了浅井家各地。次日午时,小谷城评定室,除了若狭方面和不破关的雨森弥兵卫和远藤直经渺渺十数人之外,所有浅井家家臣皆是盘坐在了这里。
浅井长政朝着吉秦点了点头之后,吉秦立即越众而出,朝着室内室外的同僚们高声道:“永禄五年五月十日,六角家家督六角义治肆意杀死有功之家臣后藤贤丰父子三人,激起其余家臣不满,随后被家臣们合力驱逐出了观音寺城,在寻求蒲生定秀帮助无果之后,已经进入伊贺国。另外,六角家家臣已经内乱,互相讨伐。目前六角家内乱不止,无人亦无心抵御本家,是以,在下提议,兵发南近江,统一近江国!”
海北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