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姊川与琵琶湖交汇之处,等到三百足轻上船之后,吉秦才登上了滨吉等人所在的安宅船。旗木水军没有运输船,所以只能用战船运输,而战船的负载量毕竟有限,装下四百足轻已经是超负荷了,再多一些连船都开不了。
不过三百足轻已经足够完成这次夜袭观音寺城的任务了,毕竟在五天之前,吉秦便将四百忍军全部派了出去,观音寺城城内及周围最少潜伏着两百忍军,其余的足轻可以慢慢运送过来。
在吉秦的示意下,滨吉一声令下,旗木水军数十艘战船全部开动,就着夕阳朝着观音寺城沿岸开去。
伊贺上野城天守阁中,虽然忍军已经极力的封锁消息了,虽然伊贺也不满六角家的统治,但是伊贺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各个渠道得知了浅井家兵分两路,夹击六角家的消息,并且在证实之后将这一消息报告给了六角义贤、六角义治父子两人。此时父子两个正在天守阁中大眼瞪着小眼。
“父亲大人,怎么办?我们现在连南近江都回不去?”
事实上,六角义贤父子两人是被软禁在了伊贺上野城中,在六角义治杀死后藤贤丰的消息传到伊贺国的时候,家臣们便将正在天守阁中睡觉的六角父子两给控制了起来,在软禁两人的同时,家老三云成持也在不断的协调着两边的关系,不过进展并不理想。
如今浅井家大军压境的消息传来,父子两人只能坐在蒲团上干着急。“唉,你为什么要发疯杀掉后藤贤丰,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现在好了,外忧内患,我六角家若是覆灭,全是你一个人的功劳!”
说到激动处,六角义贤更是起身一脚踹在了六角义治的脸上,将他踹翻在地,六角义治也火了,爬起身来便一拳挥向了六角义贤,口中还怒吼道:“老东西,我现在才是家主,我才是主公,你敢打我,反了你了!”
守在门外的两名足轻听着房间中不断传出的打斗声,自顾自的聊着天,也不去管屋内两人如何打生打死。
深夜,观音寺城北面琵琶湖湖案,数十艘小早缓缓的将旗木家足轻一波又一波的送到了岸上,然后才将战马运了过来。
三百足轻休整了一番后,吉秦跨上小白龙,冲身旁的犬太郎点了点头后,犬太郎一声令下,两百枪足轻和一百弓足轻立即行动了起来,在忍军的带领下,迅速且隐秘的向着观音寺城赶去。
前田庆次和杉谷善住坊都被吉秦留在了水寨统率剩下的足轻,带在身边的只有本多犬太郎。观音寺城距离旗木君登陆的地点并不算远,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吉秦便带着三百足轻摸黑到了观音寺城一里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