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六角家被俘虏的家臣,吉秦当晚见了他们一面之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将他们囚禁在了天守阁中,他们的家人则是被全部关到了牢房里。对于这些人,吉秦每天两顿的供应着,除了没有自由以外,也都还好,到时候等长政到来,是效忠也好,是宁死不从也好,都和吉秦无关了。
清晨,在观音寺城一处小院之中,吉秦派人将西川仁右卫门给叫了过来,这个小胖子在观音寺城城下町做了两年的山形屋老板,在当地的商人圈中也算小有影响力,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吉秦的家臣,通过他来稳定观音寺城附近的商人,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西川仁右卫门到来的有些晚,吉秦抿了一口茶,西川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连忙解释道:“主公,接到您的传召之时,正在参加与其他商人的会议,所以来得有些晚,请主公赐罪。”
吉秦让他坐下,并且为他斟了一杯茶水,西川忐忑不安的喝下之后,吉秦才缓缓道:“无妨,我对于商人间的这个会议倒是很感兴趣,说说吧。”
西川松了一口气,定下了心来:“主公,今日天色渐明之时,有商人发现了观音寺城已经易主的事情,便将所有商人都召集了起来,共同商讨对策,小的也在受邀之列。接到传召之时,商人们正在讨论是否要全部关门歇业,等待战争的结束。”
吉秦点了点头,趋利避害人之常情,若是吉秦来当老板,若是不想发战争财的话肯定选择暂时闭门歇业,等到战争结束了再出来,不过商人屋的集体关门,对于旗木家对观音寺城的统治有一些不利的因素,是以吉秦是不会让商人屋集体关门的。
“商人屋集体关门对于本家的统治极为不利,我要你尽最大可能,说服他们放弃关门的打算,如果没有想到什么好的说服办法,那你不妨将浅井家实行的商业政策说与他们,还是不愿意合作的话,这观音寺城只有山形屋一家也是可以的。”
西川的一阵狂跳,前面的他都没有在意,最在意的就是吉秦最后一句,只有一家商人屋,那可就是垄断了,东西想怎么卖不都是自己说了算吗。想到这里,西川开心的笑了。
看着这胖子笑得这么猥琐,吉秦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吉秦也没有在意。西川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一头磕在了地上,高声道:“谢主公,仁右卫门定当竭力为旗木家赚取富可敌国的财富!”
西川仁右卫门拿着一份浅井家对于商人的优惠政策的卷轴屁颠屁颠的走了,吉秦却是顿坐于房中,有些犯了难。
观音寺城沦陷的消息已经在向四周扩散,周边的城池大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