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野城是吉秦必须要去的,毕竟蒲生定秀帮吉秦做了那么多,若是吉秦不去的话,恐怕便会适得其反,所以日野城必须去,而为了体现自己的诚意,吉秦更是单枪匹马穿过蒲生郡,赶往日野城。
前田庆次等人则是带兵留守观音寺城,吉秦的军功已然是足够了,没有必要再和别人抢了。并且,浅井长政已经明确表示,战后将会封吉秦为观音寺城城主,所以留守观音寺城也是为了定下一些日后统治的基础。
以小白龙的速度,不到一百公里的路程可谓是小菜一碟,两三个时辰的功夫便来到了日野城城下,一路上的六角家家臣虽然发现了吉秦的踪影,但却只能望尘兴叹,对于小白龙的速度完全无可奈何。
叫开了城门,蒲生贤秀亲自将吉秦引到了蒲生定秀的居室。吉秦看见他时,他正在服药,吉秦对他鞠了一躬,才盘腿坐下,贤秀坐在两人中间,专心沏茶,定秀身旁还有一个小孩,吉秦冲他笑了笑。
“吉秦啊,既然你来了,想必南近江已经基本平定了吧,浅井殿下还真是厉害呀,六角家父子,唉。”
喝完药,定秀缓缓的对吉秦说道,在最后还叹了一口气,吉秦面色平静道:“此乃天意。”
定秀哈哈一乐,指着吉秦笑道:“什么天意,浅井家的实力我会不知道?浅井殿下虽有武勇,但想要统一近江却也不可能,最多收复当年被六角家占去的犬上爱智两郡而已,若是没有你旗木吉秦,近江一统想要在浅井或者六角家实现,几无可能,你呀,忍者当惯了只知道谦让了。”
吉秦亦是嘴角轻扬,手指敲了敲茶桌,轻声道:“忍者,我可不是只学会了低调。”蒲生定秀一愣,随后两人便安静了下来,忍者这些年,吉秦还学会了心狠手辣,相比于很多武士来说,吉秦远比他们做的狠,也远比他们要仁慈。两个矛盾的词在吉秦的身上一点也不矛盾。
“旗木大人,听说您的枪术天下无双,是不是真的?”
鹤千代在一旁艳羡的询问道,吉秦微笑着回道:“这世上没有谁真正的能够做到天下无双,武艺的高低只是相对的,就如同这天下一样,五十年风云变幻,谁又能说自己的家族可以屹立不倒,万古长青呢?”
鹤千代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毕竟还是孩子,再聪明也有限,不过定秀却是听懂了,脸上现出笑容,乐道:“鹤千代,你不是早就仰慕旗木大人的风采了吗?今后不如就跟随在旗木大人身边,怎么样啊?”
贤秀抬起头,对鹤千代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随后又低下头去继续泡茶。吉秦看了一眼定秀,心领神会,嘴角轻扬的看着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