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能够如此轻易便统一近江,旗木军师居功盛伟,是以,任命旗木吉秦为本家部将,观音寺城城主。撤销其浅井家军师身份,诸位可有异议?”
浅井长政看着眼前的家臣们,笃定的说道,原六角家家臣心中虽然十分的不舒服,但是形势比人强,对于旗木吉秦这个导致他们战败投降,背上卖主“殊荣”的罪魁祸首,他们大多数人的心里都十分不愿意吉秦担任观音寺城的城主,因为以吉秦现在的功勋和身份,调略南近江已然是板上钉钉之事,这些降臣大多都还是安堵在旧领的,换个人肯定都舒服很多。
原六角家家臣是敢怒不敢言,浅井家家臣则是一丝异议都没有,对于吉秦的功劳,他们反倒是觉得长政给的稍微少了一点,不过一番功给得少点,分到下面的时候他们就能多得一点,傻子才会有异议,如果说对吉秦任观音寺城城主一职有异议的话,那么谁又有能力能压得住南近江这些六角降臣。
大家都不傻,所以吉秦的任命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定了下来,随后便是依次按照功劳的大小分封群臣。值得一提的是,望月龟兹被任命为了甲贺新一代首领,海北纲亲等西路军将领虽然没有到来,但是也做了封赏,海北纲亲被转封到了滋贺郡,知行达到了两万石,赤尾清纲亦是被转封到了野洲郡,知行比海北纲亲少了一些,却也有了一万九千多石。
六角降臣的知行都或多或少的被削减了一点,不过都还算可以被他们接受,所以总体来看,算是一个皆大欢喜的战后评定会议。
散会之后,紧接着便是庆功宴,除了少部分六角降臣外,大家还是十分开心的,而这些少部分降臣也被吉秦记在了心里,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会是忍军的重点观察对象。
次日,浅井长政带着东路军返回了北近江,同时也向西路军传达了撤军的命令,各家臣也是带着自己家的足轻,各自分散回到了自家的领地,或者主持搬家事宜,或者落实长政的封赏,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吉秦则是留在了观音寺城中,只是将犬太郎派了回去,传达吉秦的命令,接下来的半个月,旗木家都得忙着搞搬运工作,不过也不是全都搬过来,毕竟旗木庄那还有近三千石(增田长盛和弥次郎丈地之后多出来)的知行需要管理。
除了前田利久(留下来打理旗木庄)和忍者训练场之外,其余的所有人和大部分物资都将会运送到观音寺城之中,包括水军也将在观音寺城北面寻找新的驻扎地点,虽然有一点点小小的麻烦,但是都是为了以后啊。
半个月后,鹤抱着木叶丸坐着马车缓缓的进入了观音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