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您让我们重点监视的那几个人有动静了。”
清晨,吉秦正在庭院之中带着与吉和鹤千代两人打熬身体,侍女的带领下,多广来到院落走廊之下,恭声说道。
吉秦站起身,示意两人继续锻炼,自己则是取过侍女递来的毛巾,一边擦汗一边回道:“什么时候来的消息。”
“大人,消息是连夜传回来的,昨夜子时,这几个人都先后与六角家派出的使者秘密接触,为了不打草惊蛇,忍军没有将六角家的使者抓起来,只是偷听了这些人的谈话,今早我汇总了一下,发现,都说的是六角家反攻近江之时,他们会向六角家提供本家的情报。并且,这些人在六角家反攻前的这段时间,会积极策反原本的六角家降臣。”
吉秦点了点头,看着多广道:“半个月前,六角义治重新坐回家督之位,这次有他父亲在身旁,倒是没有干出对软禁他的那些家臣们秋后算账的事情,但是两边只是迫于形势各退一步而已,齐心协力是不可能的。”
“大人说得是。”
“不过两边夺回南近江的想法应该是一样的,秋收之后是他们的最后机会,还有两个月,盯紧一点。”
“是,我等会的。大人,六角家有向伊势北田家寻求同盟的动向,我们需不需要派人去阻止一下;另外大殿他大婚在即,各方大名或豪族都向小谷城派出了使者,我们要不要注意一下?”
“主公那边,让望月龟兹安排甲贺忍者去吧,忍军需要监控南近江各地,没有那么多人手,甲贺刚刚投效,也得让他们出出力。六角向北田求援,不用理他就可以了,蹦达不了多高。伊贺现在和六角家的关系怎么样?”
“大人,伊贺好像不是很乐意听从六角家的命令,只是迫于形势不得不听而已。”
“传消息给服部正成,就说我想见他一面,看他敢不敢来。”
“这,大人,我等虽然已经脱离了甲贺,但是毕竟和伊贺还是有着血仇的,服部正成应该不敢来吧?”对于吉秦的这个命令,多广有些疑惑,不过吉秦却是摇了摇头。
“是,我明白了,若是大人没有其他命令的话,我这就下去传令。”
“去吧!”
多广走后,吉秦又回到了空地之中,开始教导与吉两人基础枪法。
傍晚,吉秦盘腿坐在屋中蒲团之上,怀里抱着木叶丸不断的逗弄着,逗得木叶丸“咯咯”直笑,惹得身旁的鹤也一阵直乐,不过小婴儿比较贪睡,吉秦逗了还没一会儿,木叶丸便打着呵欠睡着了,让奶妈抱走之后,房间中只剩下了吉秦和鹤两人。
鹤将头枕在吉秦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