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阿闭贞征大人前来拜访。”
书房之中,吉秦放下手中的书籍,抬起头来看向鹤千代,徐徐问道:“他一个人吗?”
“没有,阿闭大人还带着近百侍从,带着两辆马车,只是不知道马车上的箱子中装的是什么。”
吉秦点了点头,让鹤千代把阿闭贞征带过来,吉秦也很想知道,这个和自己不过是点头之交的部将,突然带着近百侍从来拜访自己是打算做什么。
很快,鹤千代便将阿闭贞征带了进来,阿闭贞征是一个三十多岁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智略达到了89,是除了吉秦之外,浅井家当前智略最高的人。
一进来,阿闭贞征就向吉秦行了客礼,随后吉秦示意他坐下之后,与吉将早已泡好的茶水倒入了贞征面前的茶杯中。
抿了一口自己的茶水,吉秦缓缓道:“阿闭大人想来不是路过顺便来看看我吧?”
贞征抿了一口茶后,赞叹了一声,随后才笑道:“旗木大人果然不愧为本家最明智之人,一眼便看出了在下的想法,不错,在下此来,便是专程为了求教旗木大人而来。”
吉秦笑了笑:“阿闭大人,说在下是本家最明智之人有些夸张了,最明智之人永远是主公,我等的明智只是为了主公服务而已,倒是阿闭大人,在下十分好奇,主公大婚在即,你带人拉着东西跑到我这里来,是为了些什么呢?”
贞征看着吉秦,缓缓说道:“旗木大人,主公大婚在即之事在下自然是知晓的,在下也是奉了主公之命,前往京都,半道之时,想起旗木大人与将军和皇室公卿都有良好的关系,是以前来拜访大人,希望能够得到大人的一点点帮助。”
吉秦看了看贞征,皱眉道:“主意是你们出的吧,武田义统身为若狭守,官职毕竟摆在那里,所以你们提议主公上京求官。嗯,主意很不错,我很支持,不过你也应该知道,将军那里我的确有一点点交情,但是皇室与公卿那边,则是我花钱买的,所以你明白的。”
贞征点了点头道:“旗木大人可能不知晓,主公继位之时,我亦曾往京都一行,想为主公寻得一职,公卿贵族已然同意,只是卡在了将军那里,最后不了了之,如今本家已今非昔比,在下虽自信将军那里不会再不给官职,但是官职的品级却是无法保证。若是旗木大人能够书信一封与将军大人,想来将军会给大人一点面子的,届时在下也好办许多。”
“书信一封自无不可,只不过……”
吉秦顿了下来,自顾自的喝起茶水来。阿闭贞征也是人精,哪里会不知道吉秦是在暗示什么,心中暗骂吉秦的同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