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最快更新卿情乐缘最新章节!
“滚滚滚,全部都给我滚出去!”
皇帝公冶统还未到达东宫内殿,就听见太子的沙哑的怒骂声。他一皱眉,加快自己的步伐,就看见宫女太监个个面色惊恐的从内殿里连滚带爬的出了内殿
“怎么回事?”公冶统皱眉不悦的问道
太监宫女看见皇帝来了,更是惊慌失措,连连磕头,哆嗦着:“回···回皇上的话,太子不肯进药,奴才们万分担忧细声劝说,可太子还是不肯,还打翻了药碗,不让奴才们在旁伺候···”
“肯定是你们伺候不周,才惹得太子不高兴,你们这些不长脑袋的东西们,还杵在这儿做甚,还不再去煎一副药来~?”公冶统身后的老太监见状上前尖身斥责道
“是是是是~”太监宫女们若从捣蒜的点头
公冶统一踏进东宫寝殿就看见着好衣装正摸索着下床走动的公冶轩,惊道:“轩儿,你大病初愈,怎可随意下床走动?”
他大步朝他走去,在公冶轩面前他不是威严十足君临四方的皇帝,他就是一个简单的父亲,一个愧疚致死的父亲。他放低自己的身份亲自搀扶这个比他还要虚弱的儿子,眼神蕴满的是掩不住的心疼与内疚:“怎么不让你的殿内留下一个人伺候你?你要不是不满意他们,父皇给你全部撤了从新换一批怎么样?”
“是我让他们离开的。”公冶轩在他的帮助坚持下地走了几步,苍白的惨白俊颜上露忽然出一个心灰意冷的笑容,自嘲道:“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这幅连我自己都厌弃的身躯。我受不了他们的眼神。”
“他们对你不敬!?”公冶统看着他的惨然,心被狠狠的刺痛
这么年的病痛折磨和此刻的形如废人的心理痛楚让公冶轩失了往日的风度,俊美的面容有些扭曲,他对每日都在询问他身体状况的公冶统怪笑一声:“他们怎么会对我不敬?我是谁啊?我是自小就被父皇你封为储君的太子啊。他们小心翼翼的伺候我的这幅残躯,生怕这副身子在他们面前冰冷僵硬,满门被斩。父皇,你说他们会对这样的我不敬吗?”
那‘残躯’两个字无疑在公冶统听来是最痛心的指责,却对他的话无力反驳
他们两人一步一顿的朝殿外面的花园走去,跟在后面的老太监看的是提心吊胆,时不时的擦擦皱额上的汗珠,生怕这两个万金之主有个闪失
公冶轩双目望这前面的青翠丽景,眼神有些涣散,他像是在对公冶统说话,也像是在喃喃自语:“父皇,你知道吗?我今年已经三十有一了,可我现在连走路都需要人扶着,接下来的人生会在你刻意的救治下剩下痛,药,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