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最快更新卿情乐缘最新章节!
建安三十年,民间一片哗然。效忠大晋皇室上百年的窦氏勾结外蛮,通敌叛国,欲颠覆公冶皇朝江山,幸得太子及时阻止免去浩劫,皇帝颁布诸多罪行,窦氏一族与三日后满门抄斩。
玉臂微抬,刚从天牢里放出的公冶澄觉得外面的光线格外刺眼,夏风带着些炎热,拂过面颊,她似乎在里面还闻到前些日子残留血腥味。
适才牢狱中,刑部在她面前列出从她府中勾结窦净的罪证,本以为难逃一死,没想到这一刻她竟出出狱了~
皇帝见她华服染垢,仿佛看见她年少顽皮时弄脏衣物一般,只是她不在向他俏皮的吐舌头,扭着他的衣摆撒娇:“父皇,女儿下次不敢了。”如今她眸子中是疏远,冷漠取代了这一切。
“朕除去你长公主封号,从今以后公冶皇族没有你公冶澄了,你为庶人了。”双手别与身后,最终决定给公冶澄这样的宣判。
公冶澄嘴角上斜:“父皇,哦不,皇上这是法外留情还是徇私枉法呢?民女真是受宠如今啊?”
“带她出去。”一声令下侍卫将公冶澄带离了宫。
皇帝踏步进天牢,去看望最后故人与仇敌。
窦净乌头垢面,手脚带着生锈铁链坐在墙角干草出,神色恍惚,狱卒的一声‘皇上驾到’让他视野有了焦距。
“开门!”
“皇上,里面脏物杂乱,有损···”太监总管极力奉承,但见皇帝眉头一竖,吓得他立即消声,朝旁边的狱卒尖声一吼:“不长眼的东西,皇上说了开门,怎么还不动手啊?”
“是是是”狱卒连忙拿出钥匙,两下将锁门打开。
见皇帝弯腰进来,窦净起身,与他平肩相视,气骨仍存:“若是想看老夫苟延残息怕要让你失望了,我窦氏效忠你公冶氏百年,最终也落得兔死狗烹,我丢了先祖窦皇后的荣誉。”面上疚然一片。
“床榻上岂容他人酣睡,这些年来文臣尽在你窦氏门下,朕坐皇位坐的不安心,窦氏不灭,公冶家的江山岌岌可危。”
“公冶不灭,窦氏也永不安然。”下颚一抬,百官之首的气势犹在,却在看见他背后跟着的温盛又悔恨不已:“只怪老夫信错了人,才置我窦净消亡。为了让我相信与他,竟两次犯险以身作遁,这场戏你们样的真是逼真啊~”
皇帝哈哈大笑,继而双眸一凛:“若是暗卫刺杀与你,只会激愤其他窦氏。朕要将你们连根拔起,就得将你们不轨之心昭告与天下。不得不承认,你做事真的很谨慎,要打进你的内阁,就得真心为你谋事,以身犯险。初次暗杀是为了接近你,暴雨暗杀是为了激怒你,罢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