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最快更新毒哥在远古最新章节!
猎果的家接纳了猎黑,因为猎果的阿爸也希望在自己离开部落后,能够让儿子有一个可以互相扶持的兄弟。
采集队渐渐分成了两队,一切年纪较大身体比较强壮的孩子,跟着猎黑和猎果离开,他们会走得远一点。挖虫子、掏鸟窝、采野果当然是必须的,另外捉山鼠、兔子、飞鼠、长尾熊之类的小型动物,偶尔孩子们的收获甚至会大过采集队。
首领试过让采集队的大人们也跟着这么干,甚至派了两个有经验的战士去帮助和保护他们,结果反而收获寥寥。大概是采集队的人多了,反而吓跑了昆虫和小型动物,最终首领只能作罢。
“给。”夜里睡觉的时候,猎果悄悄塞给猎黑一块烤肉。
“嗯?”
“饿了就吃。”猎果小声说。现在正是夏天,部落的收获正好,他阿爸本来就能分到不少的猎物。他和猎黑带着少年团也能分到比别人多的东西,再加上两个少年偷偷私藏的食物,每天的食物都算得上丰盛——其实不止少年团,就是采集队和一部分狩猎队的人,都会私藏猎物。只有那些首领的心腹才不会,也没必要私藏。
但猎果发现,吃的一样的东西,他都会撑,猎黑却好像……根本没饱?
“不饿。”猎黑推了一下,虽然他确实肚子还饿着。他也奇怪,现在吃的东西已经很多了,可肚子就想是个无底洞,怎么塞也塞不满。
“你不吃我就扔了。”
“……”猎黑默默接过,扭个头躺着把肉啃完了。虽然是今天的新鲜烤肉,但已经凉透了,再加上缺盐少料的,腥气得厉害。但对于饥饿的人来说,只要嘴里有东西,就已经是幸福的事情了。
猎黑和猎果在一天天的长大,猎黑看着猎果脖子上的项链,在某一天里,从打到的树熊嘴里砸下了两枚牙齿,打了洞,穿到了自己的项链上。
所以,猎黑和猎果在同一年的春天被认定为了“成年”,可以进入狩猎队了。
“哎?猎黑,我记得你的项链比我的项链要少啊。”猎果看着猎黑,觉得怪怪的。
“记错了吧?我可不比你小啊。”猎黑拍拍猎果的胸膛,两个少年其实都还淡薄着,但在同龄人里,都算高的。
猎果被他拍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捂着胸口倒退了小半步:“轻点。”
“哦。”
同一年里,猎果阿爸在狩猎队伍里的位置,已经从当年的比较靠前,变成了将将队尾。最迟在明年,他就要被分派去保护采集队了。再过两年,他和猎果的阿妈,就要一起离开部落了。
但猎果的阿爸丝毫也没有紧张不安的意思,他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