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最快更新毒哥在远古最新章节!
猎果抱着树干打着哆嗦,他并没有猎黑那么有信心。部落里虽然生病不完全等于死亡,可也差不多了。如果是食物稀少的季节,甚至生病的人会直接被杀掉扔出去。更何况现在是在什么都没有的野外,他们俩又只是两个孩子而已。
虽然在狩猎队宿营的时候,周围的食物已经被采摘过一次。但毕竟不是采集队那种大面积的采摘,猎黑还是成功的找到了一些果实。春天的果实,当然不可能像夏天秋天的果实那么饱满甘甜,都是又小又涩的。吃多了,就酸得胸口疼。万幸还有一些野菜,不能弄熟土腥味加苦涩的野菜倒是正好中和了酸涩。
猎黑拿来食物,猎果就吃,他现在头晕脑胀的,胸口难受得好像就要炸开了,两只眼睛也酸酸涨涨。
“怎么哭了,特别特别难受吗?”
“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流眼泪了。”猎果一句话打了好几个激灵,还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猎黑跟他凑得近一点,想把他抱在怀里,可他就算是谎报年龄,但毕竟才丁点大,哪里抱得住猎果。
哗啦的枝叶碰撞声响起,不过直到第二声类似的声音传进耳朵,猎黑和猎果才确定有什么东西路过。两个人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猎果把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也压抑了下来。
枝叶碰撞的声音一次一次响起,不久后,两人听见了比猎果的呼吸还要急促的声音,那应该不是人的,是野兽的呼吸声、
两个孩子的呼吸更轻了,就在他们以为会遇到什么大家伙的时候,从阴影中走出来的却是一头鹿。它的头不像健康的鹿那样高高台上,脖子无力的向下弯着,脚步踉跄,踩在地面上明显发软。树上的两人却丝毫也没有放松警惕,因为这家伙是他们的熟鹿——那头踢死了老虎的大角鹿。
它屁股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但那样的伤疤,两个孩子不会认错。
噗通一声,大角鹿跪在了地上,它仰起头,猎黑和猎果以为它会发出叫声,或者再次挣扎着爬起来。可是没有,很快它就重新低下了头颅,整头鹿躺在地上,艰难的喘息着。
猎黑突然明白了一点什么,他动一下,接着从树上爬下去了。猎果生病本来就反应有点慢,猎黑的举动又太出乎意料了,他只来得及抓一把,猎黑已经爬下树了。
一个人类幼崽忽然出现在面前,这头鹿只是侧过头,定定的看着猎黑。对上雄鹿的那双晶莹的眼睛,猎黑知道了自己猜的没错。这头鹿不是病了,也不是受伤了,它只是……老了。
虽然上次见它还只是几年前,但能够骗过一头老虎,外加有准又狠的踢死对方,很显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