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脸色大变,那些金猢猕猴都恭敬地站在那人身后不远处,并没有上前来。它们为什么要过来?见到筑基期存在不是应该远远的躲避开吗?
“哼。”还不等林梵想明白原因,对方突然冷哼一声,林梵便感觉喉头一甜,控制不住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哇!”旁边吴森更是一大口鲜血出来,脸色更加苍白了。
秦俊杰也好不到哪里去,嘴角缓缓流出的血红,显然他也是受了内伤。
对方身上的威严越来越重,林梵感觉自己腿都在打颤了,脑海中想要理清楚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却是迷糊得很,理也理不清楚。
吴森已经身体软了下去,跪倒在地上,秦俊杰跟林梵两人一直在撑着,林梵都能感觉到自己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只是咬牙一直坚持罢了,身体都麻木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
就在她觉得自己即便是凭借毅力都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突然感觉那股威压一松,不是慢慢变弱再没有了,而是一下子变消失了。那一刻更是痛苦,身体突然就是一软,林梵连忙屏住呼吸收住脚,脚还是踉跄了一下,旁边秦俊杰却是跌倒了下去。
林梵一直低着头,没有注意到那人特意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你,将东西留下。”
林梵抬头看去,却见对方此时正低头看向旁边的秦俊杰,林梵一愣,东西?什么东西?
难道是金叶果?秦俊杰在那边树林里弄的金叶果有多少,她不知道,但是确实是弄到了不少。
可是自己身上也有三枚金叶果呢,为什么他没有说让自己给?
难道他没发现?
秦俊杰脸色一白,对方直盯着他,他当然能感觉到,东西?难道这位筑基期前辈知道金叶果在自己身上?
他是为了金叶果?
秦俊杰抬头迷茫地看向对方,眼中满是疑惑。“前辈,请问是什么东西?”
“哼,还装傻上了,在我的林子里偷了东西,还不想还了?”那人冷笑出声。
果然是。。。
林梵瞪大了眼睛看向对方,他是金叶果树林深处的那个存在吗?她又看了眼不远处恭敬地站着的金猢猕猴,难道他是这些猕猴的头?他也是一头金猢猕猴?
想到这里,却见对方突然咧开了嘴对着自己笑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球竟然是透着一丝金光。
火光电石间,林梵突然明白了,对方真的是一头金猢猕猴吧,那片树林的真正守护者。
据说一些妖兽能够在突破筑基期的时候化形,显然面前的这头是幸运的,他化形了。
恐怕是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