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睁开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手中的灵石已经变成灰色,轻轻一捏便消散开来。
又是一天,要在这里待上三个月,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不过前面这两天真是没有一日是安生的。
林梵现在是既希望今天安生点,又希望热闹点才好。
不过还是不要太安生的好,既然来了裂风谷,总是要有所得才行,她是来试炼的,不是来闲逛的。
爬出这个小山洞,伸了个懒腰,看着面前葱郁树林,林梵好心情的弯了弯唇。身上的伤口经过一个晚上的修整,已经好了许多,基本都没什么问题了,此时也只能心中暗叹,丹长老的丹药真是不错,更加坚定了回去要好生从他那里弄些丹药来。
不过,弄到这个丹药的方法嘛,嘿嘿,这里是裂风谷,她就不信这里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是吸引丹长老的。想到这里,林梵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仿佛看到了一波波的丹药奔向自己。
“嘿,别笑了,难看死了,眼睛都看不到了。”好心情却突然被一道煞风景的声音给打断了,林梵心中一紧,不动声色地转头看向发声处。
她竟然没有发现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主人,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自己竟然丝毫都没有发现。
“谁?”
“唉,这么快就被忘记了,真是伤心啊!”却是一身大红衣裳的青年男子,弯唇笑着坐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看着林梵说道。还一边用手捂在胸口,作伤心状。
林梵挑了挑眉,看向对方,熟人?
仔细看去,咦?
还真有点眼熟,自己见过这家伙?先不说这些,有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根本就不能看出对方的实力来,不管是精神力还是他的修为。
那人见林梵依然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由得一愣,还真是忘记了?
真是没良心啊,她变了这么多,自己都能认出来,这人难道都不记别人的气息吗?她还是修士吗?
手撑在坐着的树干支撑点上,往下跳去,慢步走向林梵。“几年不见,就这么对待老朋友的吗?”
林梵看着越来越走近的红衣男子,美轮美奂啊!啊!林梵睁大了双眼看向男子,伸手指着他,那谁。。。“邬勉?”
“哈哈,记起来了,我就说嘛,怎么会有人记不住我呢。”邬勉高兴的跳了跳脚,笑嘻嘻地说道。
林梵看着面前跟几年前已经有所变化的邬勉,其实变化到没多少,只是五官更加倾城,笑容更加魅惑而已。“你怎么在这里?”不是问他为什么在裂风谷,只是想着他怎么跟自己一样也是一个人。
“我啊,狩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