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撇了撇嘴,一个男人长成这副模样,不太好吧。
据说,也有修士有些奇怪的癖好的,他长成这副模样,不太安全吧。
心中各种吐槽了会,终于让她找到了地方,运气还算不错,是个隐蔽的山洞,走进去一看,不深的山洞,里面还有些前主人留下的痕迹。看情况,大概是炼气期妖兽的山洞,林梵将邬勉放下,然后将洞口处好生隐蔽起来,再布置下几个阵法。
最多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如果有高手路过,稍微注意下就会发现他们这里的。
拍了拍手,不管了,先这样吧,将伤养养再说。
林梵先查看了下邬勉的情况,他受的伤比较重,但好在没有致命伤,给他服下些伤药便让他躺在那里不管了。
林梵这才有时间查看自己的情况,比之邬勉要好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之前一直在赶路,倒还没什么,现在停下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全身的疼啊,哪哪都是伤口。
造孽啊!怎么就碰上了这么难缠的连枝树呢,这家伙实战能力不强,但人家各种能隐蔽,而且缠人,一旦被缠上,你要是不杀了它吧,基本就是要被耗死的节奏。
扒拉开衣服,将伤口都清洗了一遍,这才开始上药,全身上下就没几个好地方。
虽然致命位置都被她重点保护了起来,但其他地方就没那么幸运了。
唉,好不容易杀了对方,到最后竟然连妖丹都没弄到,可惜了!想想都觉得不划算,好不容易上完药,将衣服穿上,内服下疗伤的丹药,林梵这才长松口气。
转头看了眼依旧昏死的邬勉,挑了挑眉,手中握着两枚灵石,盘腿闭目修炼。
现在至少先将灵力恢复过来才好,她感觉这个山洞用不了多久,最多过了今夜就不能再用了。
而在林梵离开后不久,那片树林地就出现了好几拨的修士跟妖兽,这下子热闹了,大家都是被这里的动静吸引过来的,却没有发现始作俑者。只知道这里的筑基期连枝树妖被杀了,然后出现的修士们各自之间起了小心思,而附近的妖兽又来了,冲突立马即现。
要是林梵在这里,不知道会是欢喜还是无奈,因为这些修士里面竟然就有韩斌那一拨人在,凑巧的是黑崖那一队人也来了。还有两拨是其他宗门的,另外便是附近的妖兽了,都是筑基期妖兽,还不止一两头,双方这么一对峙下,修士一方显然是占了上风的。
于是战斗一触即发,裂风谷本来就是为狩猎而准备的,哪有猎物都到嘴边了还不咬的。
黑崖自然也发现了韩斌队伍中没有林梵的身影,只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