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人在说的那个她,不会是刚好说的就是她吧?
林梵突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讨人厌呢,分分钟被人惦记着死,去了一个又是一个,不带停歇的。
“你们不是同一个家族的吗?怎么这么想她死,不过是炼气期罢了。”韩斌顿了顿,疑惑地问道。
“她不过是我们家收留的乞丐罢了,并不是我们家族的。要不是她,俊杰也不会筑基失败了。”沉默了一阵,韩斌出声道。
“算了,我们出来太久了,先回去吧。”
“嗯。”
然后便是一片安静,林梵跟黑崖两人久久不语,林梵是在想林欣怎么会觉得自己死了,秦俊杰就能筑基了呢?秦俊杰筑基不筑基,关她什么事。
“仇家挺多。”突然耳边传来黑崖悠悠的声音,林梵慢慢转头面无表情看他。
“嘿嘿。”黑崖嘿嘿笑了两声,转向别处去。
“哎,不好,他们怎么也在这里,会不会其他人也在这里呀。”林梵翻了个白眼,转而想到另一件事,如果他们现在往后退去,那可只有一条路,分分钟撞上的节奏。
“很可能,所以我们还是下去躲躲为好。”
“你说的好有道理。”林梵给他一白眼,不死心啊不死心,真是不怕死。
“你也这么觉得?”黑崖弯了弯唇,起身往悬崖便走去,驱起飞剑,转身冲林梵招手。
林梵叹了口气,真是。。。“你确定行吗?我很重啊。”林梵站在他面前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材,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比一般修士重的。
“嗯,快点,等会被发现了。”
林梵见此也不犹豫,抬脚上去,两人慢慢地随着飞剑往深渊深处降落下去。
下降了将近半个时辰,林梵却依然看不到深渊地底,抬头看了眼黑崖,有点古怪啊。他们是靠着悬崖壁下降的,偶尔竟然还能见到悬崖壁上遗留的妖兽尸体,而且没有一头是弱者。
“黑崖,你看那里,小心点。”突然林梵感应到一股奇怪的气息,仔细看去,竟然在悬崖壁上看到盘旋在青苔里的青色长蛇。筑基后期,她完全看不明白对方的实力,林梵心中一沉,这种情况下,对他们很不利啊。
“幽冥使。”
“什么?幽冥使不是黑色的吗?怎么会有青色的出现?”林梵惊讶地抬头看黑崖,幽冥使她当然知道,只是正常应该是黑色的长蛇才对,出现青色又是什么品种。
“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幽冥使是有三种颜色的,黑色是最低级的,而白色是天赋最好,青色其次。”
“不会吧,你说它会不会没发现我们,放我们过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