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下青云剑,将之收回来,林梵拍了拍手,抬头看向上空。
先恢复灵力再说,不过,她现在穷的可以,储物袋中的灵石是完全没有了,要不是当初吞下的那枚幽冥使的蛇胆,自己那点灵石也不足够筑基了。现在灵石用完了,好在她还有之前打猎下来的妖丹,那些妖丹基本都是筑基期的妖丹。
虽然妖兽的妖丹里面蕴含了很多的能量,但这些能量非常混乱,林梵也是冒险用了一些时间,这才能小心的吸收妖丹内的灵力。其实妖丹也算是灵石的备用物了,没有灵石的情况下,只能用妖丹了,就地取材。
好了,林梵起身将手中已经暗淡的妖丹扔掉,抬头看向上空,也是时候出去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距离三个月之期还有多久。不过她身上的身份符还没有亮起,应该还不到三个月的时期,只是不知道还有多久罢了。
林梵正准备出发,收起身份符的时候,却发现那张符竟然亮了起来。林梵不由得轻笑一声,还真是不经说呀,说亮就亮,她没那么心急好吗。
这张身份符是他们进入裂风谷之前拿到的,每个人都有一张,只是用来提醒三个月日期时间的,再也也算是一种身份的证明吧。
现在身份符亮起,说明距离三个月之期还有十日,裂风谷的人都要在这个时间段内赶到他们进来裂风谷的地方,才能出去。要是在这个时间内不能到达的话,那么就要在这个鬼地方跟妖兽过活百年了,等待下一次裂风谷的开启,当然前提是你能在这百年内活下来。
十日时间,这么算来,她在这个深渊下待了有二十日?
时间不长不短,好在没有用太久,不然她指不定出不去了,到时候要在这里战战兢兢,每日不得放松警惕的待满百年想想那个后果,林梵都觉得不好受。收起身份符,林梵运起灵力,青云剑已经出现在她脚下,林梵地呕吐看了眼,弯了弯唇。
瞬间便迅速飞起,往上空而去,过了将近两刻钟,林梵这才回到当初跟黑崖下来的山崖边。最后转头看了眼深渊,林梵御剑迅速往裂风谷的出口方向飞去。
不知道黑崖怎么样了,当日自己受重伤掉了下去,但黑崖并没有掉下来,反而是那只幽冥使掉了下来,可是最后是黑崖赢了才对。如果不是,那也是有人救了他,想到这里,林梵突然想到当日自己跟他听到的林欣跟韩斌的谈话。
当初没怎么想那么多,但是现在想想,当日自己跟黑崖在距离韩斌的地方并不远,可是为什么他没有发现他们两个呢?还是说他发现了,只是不想戳破罢了?
摇了摇头,算了!
至于林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