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众人对她之前说的话本就觉得疑惑,因为这一路上特别是在林梵之前的那番动作后,他们更是小心谨慎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却依然没有发现。现在林梵又说是声音,那是?
林梵见大家的表情,心知他们是没想到,低声快速地将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众人这才恍然。
林梵想到的是,他们平日里已经习惯了注意周围的灵力波动跟精神力波动,或者是气息变化,这样来感应确定是否有什么异常。但却往往忽略了,作为凡人时期经常用的方法,那就是通过声音来判断。
之前她在准备抬脚走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叫后一道非常细微的声音,那是雪地被破开的声音,心声警惕之下的下意识动作。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而这次她转头看向陈淼的时候,他明明站在那里等她往前走便准备动作的时候,却传来簌簌的轻微声音,这才会被她发现。
同时也确定了对方有隐身的技能在,这一点更加是让人防不胜防,不知道是她的实力不到家还是因为什么,对方这样的动作,她完全感应不到灵力或者精神力波动。
听了林梵的解说,众人这才知道原因在,越想越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此时霍白已经走了回来。“林梵说的对,我们就快到目的地,大家注意不要发出声音来,警惕周围的细微变化。”
“老大,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雪虫兽。”
“什么?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林梵等人都没有听说过雪虫兽的名号,只知道冷凝花附近应该是冰川兽在守护的,这雪虫兽是哪里来的?倒是一向温和如玉沉默寡言的甄好突然惊讶地问道。
众人看向他,惊讶他竟然会出声说话,这家伙十天半月的不说句话都是正常的,这是林梵自从进入枫林煞后第二次听到他的声音。第一次是见面介绍的时候,公羊景槊给他们介绍的时候,他嗯了一声,所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句话是今日这句了。
据说。。。咳,这些据说都是从陈淼那里得来的消息,据说甄好是用毒高手。
所以。。。难道。。。这个雪虫兽是某些毒物的制作材料?
想到这里,林梵小心地微微侧头看向甄好,果然。。。她浑身一抖,她看到了什么,一脸的明媚激动,眼中简直要着火了一般的亮光。
“嗯,给。”霍白唇角几不可见的弯了弯,看了眼林梵,又将手中的东西扔给了甄好。
林梵没注意到霍白的目光,只是见到霍白将刚才抓住的雪虫兽扔给甄好时,甄好双手捧着那东西的表情,那叫一个亲热啊。不自觉地抖了抖身体,决定以后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