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林梵这才知道原来之前大家都是在等自己,不由得心中动容。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这一路上她发现赵琳竟然再也没有理会过她了,当然不是她贱的想要人家时不时地挖苦她几句,瞪她几眼,只是人突然之间的变化,总是会因为什么原因的。
而她不知道这个原因,所以觉得奇怪,所以有些好奇,然后随意跟陈淼提了两句。
“这个。。。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应该是跟在妖族的事情有关。”陈淼苦恼地绕了绕头,不太确定地说道。
林梵挑眉看他,“你不是杀了那个黑鸦嘛,然后老边的对手突然发疯一般将他甩开去追杀你了,老边本来想去帮你的,却被赵琳的对手给缠住了。之后我们大家发现你不见的时候,是她指出来你们离开的方向。”陈淼将事情简单描述了一遍,这件事上,当时他们着急林梵的安危,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件事中间的曲折,只是后来事情平静下来,想想才发现问题。
赵琳既然早知道林梵离开的方向,她为何不去帮忙?虽然她当时是受了伤,但也只是轻伤罢了。
这次林梵这个当事人突然问起来,陈淼反而被拉起了兴趣,双眼紧盯着林梵,期待她说出些什么来。谁知这家伙却是平淡地哦了一声就完事,“哦。”
“然后呢?”许久不见林梵再出声,陈淼不死心地继续问道。
林梵抬眼看他,还有什么吗?
陈淼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算他多事。
看着陈淼离开的背影,林梵转开视线看向不远处的赵琳,她是愧疚?不过听陈淼所说,这件事上,她并不觉得赵琳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她会觉得害怕也是当然的,林梵只能说虽然能理解但不能认同吧。
不过想想,至少赵琳没有故意装作没看见或者是指错方向,导致大家不能及时找到自己,说明她还不算太坏。
林梵弯唇笑了笑,起身继续赶路,这一路上除了之前迁就她的伤势,后来一直都是加快速度赶路的。终于在林梵再一次用一枚极品金旋丹压制住识海中的疼痛后,他们到达了西御城。
古老的城市,依然如他们离开前一般热闹生机,排队进入城中后,他们也没有立马回去住所而是直接去了白虎堂交接任务。林梵没有经历过别的队伍交接任务的情况,反正枫林煞的任务交接,非常迅速,林梵的身份牌也终于从玉白色变成了银色。
从白虎堂出来,林梵便要告辞了,她要赶快回去养伤,特别是精神力,虽然有极品金旋丹的压制,但她知道并不能起到多久的作用,她现在只能选择晋阶才可能解决眼下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