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只得起身跟着出去,还真是来找自己的不成,可是,她没吃够啊。
同样没吃痛快还有陈淼,一脸的郁闷挪步至林梵身旁,“哎,有没有觉得老大今日有些奇怪。”
“还是一样的好看。”林梵无意识地接口,心中一紧,面上却毫无异色。让转头看向她的陈淼解除了疑惑,“好看是好看,但还是奇怪。”老大一向不来客栈吃肉的,虽然他刚才也没有动过筷子就是了。
林梵松了口气,好在陈淼好忽悠,“是吗?要不我去帮你问问?”
“哎,千万不要,我可是为你好,你要是去问了,指不定被修理一顿。”陈淼脸色一变,连忙拉住林梵,笑嘻嘻地说道。
“好吧,对了,你不是要说拍卖会上有什么好东西吗,快点跟我说说呗,我这完全不知道啊。”
“正要跟你说呢,别急。”陈淼松了口气,要是林梵真去问了,她可不会怎么样,他就要倒霉了。
“我跟你说啊。。。”
陈淼拉了拉袖子,正准备好生说道说道,却突然再次被打断,一口气生生地就憋在了喉咙处,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林梵。”
林梵转头看去,却见许久不见的黑崖正站在不远处的店铺门口看她,林梵脸上一喜,转头同众人说了一声,便转身去找黑崖了。“你们先去,我到时候去镜花楼找你们。”
于是,一众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林梵跑开了,郁闷地陈淼终于是认识到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能在拍卖会之前跟林梵卖弄自己的情报了。霍白眯了眯眼,看了眼黑崖,这才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黑崖,你怎么在这?”林梵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本想着也许会在拍卖会遇上他呢,如果黑崖还在西御城的话,很大可能会去拍卖会的。
“准备去拍卖会,你出关了?”黑崖还以为林梵在闭关中呢,没想今日竟然见到她。
“嗯,今日刚出关就听说有拍卖会,也想去见识见识。”
“一起?”
林梵点头,许久不见黑崖已经突破到中期了,等黑崖要买的东西拿到后,两人这才一起往镜花楼去。到了镜花楼门口的时候,林梵竟然见到公羊景槊站在门口,林梵挑眉上前去,不会是在等她的吧?
“公羊,你在等我?”
“嗯。”公羊景槊翻了个白眼,不然还能等谁,他好端端的一个筑基后期高手,竟然要沦落到在大门口放哨,不对,等人。
“嘿嘿,谢谢啊,不然我还想说去哪里找你们呢。对了,这是我同门,黑崖。”林梵笑嘻嘻地道谢,指着黑崖给他们介绍。“黑崖,这是我在枫林煞的队友,公羊景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