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林梵感觉自己脸上有几根汗毛都要被霍白数清了,终于松了口气,他直起腰转开了视线。突然他又转过来看向林梵,“发誓。”林梵一愣,满脸疑惑,还要发誓的吗?
好吧,有钱人的思维方式不太一样,林梵举起手准备起个毒誓来着,却还没开口又被他打断了。“不用了。”
林梵从来没有在霍白脸上见到过这样烦躁的表情,可以说一直以来他见到的霍白都是清冷寡言,或者最多也是微微浅笑的。像此刻这样的表情,这可以算是第一次见到,林梵想起那次在妖族领地的时候,晕过去前见到的略带焦虑的神情,甩了甩头,应该是幻觉,那不算。
只是此刻,林梵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霍白脸色难看地低声说了什么,她没有听清楚,待要问的时候,却见他转身。
“是你的了。”
林梵愣愣地看着他大步往前走去,随手扔了个锦盒给她,林梵连忙接住,打开一看。嘶!林梵不由得倒吸一口气,瞪了双眼盯着面前的灵陨石,整块?真的?
连忙盖上,以防灵陨石的气息散发出去,好生放进储物袋中,抬头看去,却已经不见了霍白的身影。
真的一个问题就能换来一整块灵陨石?林梵此刻都还能感觉到自己心脏蹦蹦地跳,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
不过,霍白为啥要问她有没有在加入枫林煞之前见过他呢?自己加入枫林煞前,当然没见过他,自己之前一直都在剑仙派附近活动,跟他也不是一个门派的,而且据说他在西御城待的时间已经有十年以上了。只是从前他并不是因为加入防守边境任务而来的,单纯就是想要来闯荡历练罢了。
难道他是故意要给自己这块灵陨石的吗?林梵摇了摇头,想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即便是新成员见面礼也不带这么贵重的吧。
不过,想到他的问题,林梵歪头笑了笑,想起当初在城外树林中见到他的情景,当时的后来她还以为霍白跟赵琳是一对伴侣呢,没想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等等。。。林梵突然脚步一顿,身体僵硬了起来,刚才。。。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霍白所问的加入枫林煞的时间,不会是她当日跟着公羊去白虎堂跟他们见面的日子吧?林梵脸色一白,摇了摇头,不对,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们进入西御城后,都会立马被分配队伍的。
而且当初公羊景槊明明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跟自己确认了,那时候自己已经是枫林煞的一份子了,有身份的人啊。
可是,林梵越想越觉得霍白的意思是说他第一次见自己现在这幅样子,就是在白虎堂见面的时候,那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