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怀揣巨宝,心情激荡地往主街锻炼铺的集中地走去。
只是,林梵看着眼前延绵下去的一家家的锻炼铺有些发愣,有必要这么多吗?而且。。。每一家都是店面破烂不已,也不见个人守在那,一副无人问津的样子。
跟她从前所见的锻炼铺不太一样啊,什么人做买卖不是先将外表弄好些的,西御城的人格外特别点吗?林梵抿了抿嘴,不管那么多了,先找一家看看再说。
抬步往前走,只是,林梵刚一抬起脚,身体一顿,皱了皱眉,闭目仔细感应却什么都没有,就像平日里所见的一样。可是,她刚才明明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一种特别的怪异感,虽然不是精神力捕捉到的,但她非常相信自己的这种感觉,好几次救她逃出险境就是这样的感觉。
只是,这次却不一样,她并没有感觉到敌意在,只是那一刻有种被注视的感觉,让她身体一顿。摇了摇头,既然没有敌意,管人家想要做什么呢,而且自己特意仔细地精神力散播了一次,却依然什么都没有感应到,那只能说明她在对方面前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继续往走去,没加锻炼铺好像都差不多,林梵干脆一家家地都看一眼再说。
那边在林梵不知道的情况下,一场现实中听不到的对话正在进行着。“看到没,差点被发现了。”
“是啊是啊,老余,最近修炼松懈了啊嘿嘿。”
“咳咳。。。小娃娃反应还不错。”“你们就调侃老余了,人家不是受伤了嘛。”闪了腰也算?众人闻言大笑,老钱这家伙真是太不厚道了。
“哼,要不要再来赌一把。”一道冷哼声响起,其余人都是静默片刻,还赌?大家不由得想到上一次的赌局,输的那叫一个惨。
“怕什么,难不成还能每次赢不成,老余,说吧,这次又想赌什么?”老钱的声音想起。
“嘿嘿,我们就赌这个小娃娃会去我们中的哪一家店铺。”
“好,就赌这个,嘿嘿,我这今日生意可好着呢。”几乎在老余的声音落下那一刻,另一道声音立马响起。
“哎,老李。。。”
“没事,这次必定是我赢,最近算了一卦,老夫气运好着呢。”那之前应下老余的赌局时的声音再次响起,显得自信满满。
“可说好了,老钱,我要那根凤凰羽。”老余的声音再次响起,笑呵呵的显然声音的主人心情很好。
“什么?你个老家伙,那可是我最近好不容易才弄来的。”“愿赌服输。”
“哼,还不到输赢的时候,你看着吧,我赢了要你那把银铃剑。”
“可以。”不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