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余闻言心中一喜,连忙答应着,准备转身出去通知大家,他可不想留在这里等着这两个待会吵架殃及他啊。
而且,照着看来,他也是可以偷偷买来喝的嘛,一枚极品灵石而已,他还是喝得起的。
“你不准买。”
谁知快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却传来这么一句,老余脸上一僵,不是在对他说的吧,应该是对沥青说的,嗯,是的。
“听到没,老余。”
彻底僵住了,只得缓缓点头,脚步沉重地往外走去,生无可恋啊生无可恋,一年时间有多长?三百多个日子他突然间觉得好长,要不要闭关算了?
那边沥青更是苦着脸,一日四杯?要累死他的节奏啊,冰月你还是不是我的道侣了,这么压榨他好吗。
“冰月,我们好好谈谈。”不甘心,起身深吸一口气,大步往里间走去。
“谈就谈,站远点。”
“近些好。”
“滚。”
“好。”
“滚去哪里呢,死开点。”
。。。。。。
仙剑铸中发生了何事,林梵并不知道,她从锻炼铺街道离开后,并没有回去住所,而是径直去了城外,试炼了下加入了灵陨石的青云剑。至于那么一大块灵陨石,到最后有没有全部加入进去,她也没有去关注了,这笔交易她是赚大发,以后见着老余都不知道要不要绕道走呢。
想到老余,她才想起自从冰月仙子进入仙剑铸后,老余就一直都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好像对冰月仙子很会忌讳的样子。
摇了摇头,不管那么多,林梵低头欣喜地看向手中的飞剑,真的比以前的威力大了许多呢。
抬头看了看天色,还早着呢,既然来了这里,顺便烤肉吃一次,想到便做,野兽还是挺多的,林梵动作迅速,很快便在一处湖泊边上,将肉给烤的香气四溢。
说来也巧,这个湖泊还是当初林梵第一次遇见霍白跟赵琳的地方,也不是她特意找来,只是刚巧就到了这里,这附近也只有这里有流动的水。撕下一块腿肉,看着肉丝在撕拉中牵扯出的肉汁,还有火烤的滋滋声,林梵自己都觉得难耐,咽了咽口水,连忙张口咬下一块。
“哇,林梵,你吃独食。”一口肉还没有下肚,突然陈淼的声音响起,林梵身体一顿,抬头声音所在的方向看去,只见由远而近,迅速靠近的几人。这么远也能发现她在吃肉?陈淼你这样好吗?
陈淼哪里是见着她了,根本是被人提醒的,刚巧又闻到了诱人的香气,这才出口炸一下她,只是近了才发现还真是林梵在烤肉,而且这肉。。。咕噜,看起来好像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