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林梵借着身体要挪动到比较靠近对方的位置,变着法的试探了几回,对方真的是没有在改变位置。
她心中一定,缓缓调息着,吞下一枚金凝丹,感受着精神力的渐渐恢复。
而此时,一处小山谷中,一位黑衣男子,正一脸焦躁地在原地来回走动,本来英俊的脸庞因为愤怒烦躁显得有些狰狞。他口中念念有词,却偶然间能从中听到他口中所说的并不是什么优雅语句。
“擎天,还没有搞定吗?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我来。”另一边坐着的一个蓝色锦袍少年嬉笑着看他说道。
“谁说我不行的,擎山怎么还没回来,追两个人要这么久?”擎天没好气的说道,他也烦躁不已,没想到这个人类女修这么难对付,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却没想到这都过了一个时辰之久,还没有杀了对方。
要知道这一个时辰,那里面可是已经过去了三日时间,她这么久时间里难道都不会消耗掉灵力跟精神力的吗?最重要的是,凭借他筑基期精神炼师,却无法将对方找到,说出去都是奇耻大辱。
擎河眼中微变,他也觉得擎山去的时间有点久了,可是让他就这么放下擎天在这里,他又不放心。虽然擎天是稀少的精神炼师,但他的身体修为却是不强的,要是有其他人过来,到时候。。。
想到会出现什么结果,即便是担心弟弟,他也没有起身去找,而是继续坐在那里等着。“你赶快解决了这个,我们一起去找他。”
擎天冷哼了一声,心知对方也是想着为他的安全着想,这次他能出来,也是因为答应了要时刻跟在擎河跟擎山的身边才行。
他上前两步,正想着这次一定要将那个可恶的人类修士找出来,却突然眼睛瞪大,身体一僵顿在那里没动。那边擎河见此,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上前来,突然脸色大变。
“擎天,擎天,怎么回事?”大叫了几声都不见对方回应,擎河心中焦急万分,眼睛都红了,盯着前方一个巨大的金色钟罩。
“啊!!!”正想将这个钟罩给劈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擎天痛苦的叫喊声,擎河连忙转头看去,只见地上打滚的人,正是前一刻还硬脾气的跟他吵嘴的人。可是,此刻哪里还有从前的意气风发,他从来没有见过擎天这幅模样,一脸惨白,眼中满是恐惧。
擎河心中瞬间闪过无数的念头,却都不及要是擎天出事了的恐惧感,他连忙上前去抓住擎天。“擎天,擎天,怎么了?我要怎么做?”
“啊!!!痛。。。好痛。。。啊!!!”咬牙切齿般的狰狞,让他整个脸部都已经扭曲了,很是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