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二哥?”不一会,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英俊男子进来了,见到他们的样子不由得惊呼。
“怎么样?”擎河见擎山安然回来,松了口气,好在是没出事。
“算了,先送擎天回去再说。”
“二哥,怎么回事?大哥这是怎么了?”擎山白着脸看着大哥惨白着一张脸闭目躺着的样子,不由得手发抖,这。。。
“没事,只是晕了过去,我们先回去再说,免得再生异数。”擎河当然知道三弟在害怕什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从小到大类似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两件,虽然擎天是他们的大哥,但他们两个几乎是从小就被安排着努力修炼,来保护擎天的。
“二哥。”擎山愣愣地站在那里,轻声叫道,他现在有些挪不动脚步,手在打颤。擎河看了他一眼,心中叹了口气,伸手在他身上使劲锤了一下。“没事,最多挨几棍子,快点送他回去,不然后面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其实他心中也有些担心,好不容易出门一趟,他们两个竟然还是没有保护好擎天,回去一顿惩罚是必定少不了的,只是也不知道擎天现在这个状况是什么样,要是严重的话。。。
“嗯,我们快点。”被他这么一打,擎山感觉身上没那么麻木僵硬了,连忙动手,跟擎河两人将擎天抬起,迅速往妖族居住地赶去。
同时,在距离边界遥远的地方,一间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大殿中,正在进行着一场例会,却突然见坐在上座正中的中年男子闷哼了一声。啪地一下,他手边的檀木桌子应声而碎,上面的茶杯也同时被震碎了。
“妖主?”底下的人听到动静都抬头看去,只见他们的妖主此时满脸怒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妖主这般震怒的模样了。众人不由得心中一紧,连忙问道是发生了何事。
“立马派人去接天儿回来,快。擎图,你亲自去带人去接。”
底下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粗狂中年男子闻言一愣,抬头看向上座的父亲,他亲自去接。。。天儿?是天儿出事了?接触到父亲的眼神,他心中不由得一惊,想来是天儿出事了,不然也不至于让身为妖主的父亲大人出现这样的情绪。
“是。”他连忙单膝跪下应道,起身迅速转身往外走去,立马点好人手便往边界方向赶去。
怎么回事?天儿怎么会受伤了?那两小子是干什么吃的,就这么个人都保护不好。一路想着,心中越来越愤怒,擎图心中好似一团火在燃烧一般,要知道天儿在妖族的重要性,要是他这次真出了什么事,那后果。。。
想到这里,他更是心急,再次加快速度,但其实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