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河跟擎山捂着胸口,连忙行礼退了出去,好在只是随手一挥之下的威力,不然他们两个根本就接不下妖主的这一掌。
妖主看着冰床上的擎天,心中滔天怒火升起,要是被他抓住那个该死的人类修士,他必定要将对方碎尸万段。不过,至少现在还可以先对那个受保护的女修士下手,先将她给解决了,缓缓心头之恨。
天儿受的伤势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要不是他送了天儿一个关键时候保命的法宝,跟他切身相关的法宝,此时天儿恐怕已经命丧。
这边妖族中发生的轰动,林梵并不清楚,只是有些遗憾没有杀了那个精神炼师,这是她目前遇到的最强大的精神炼师。而且对方还是妖族之人,如果能杀了那是最好,免得最后人家再来祸害人类修士。
之前他们救下的那个人类修士,到最后反向偷袭他们,恐怕是被那个精神炼师控制住了才会那样。林梵抿了抿嘴,加快速度,不知道公羊两个如何了,刚才所见因为是他们剩下的那个妖族返回来。
之前从那个鬼地方出来的时候,只见到了两人,她便猜测剩下的那人恐怕是去追杀公羊跟陈淼了,现在对方回来了,那么公羊跟陈淼两人呢?
想到陈淼的实力,还有公羊受到的重击,林梵心中有些焦急。
本想往边界方向赶去,却发现公羊跟陈淼的气息竟然在往妖族境内方向,她脸色一变,小心地往那边赶去,越近气息越强,更加肯定了她心中的猜测。只是觉得奇怪,这两人怎么逃命的时候还往反方向跑呀,这越往里走,遇到妖族的概率就越大。
林梵躲避开一队人的巡逻,暗骂那两人白痴,要不是她精神力有所突破,还不定能感应到他们的大概方向呢。
终于在一处峡谷的拐弯处找到狼狈不堪的两人,她到的时候,公羊景槊已经不能挪动,身上的伤势有些严重。让林梵没想到的是陈淼看起来比他更加惨烈,一张脸惨白惨白的,见到她的瞬间竟然晕了过去。
林梵心中一惊,连忙上前去,“怎么回事?”
“林梵,你没事就好。咳,他是力竭了,休息会就好,我也没什么事。”公羊轻咳了一声,见到林梵的时候他吃了一惊,不过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只是他们因为要躲避那个妖族的追杀,只能往妖族方向走,这才骗过去,好在陈淼的帮助下,他们两个才能躲避过去那些妖族的巡逻。
林梵看了眼他们的伤势,现在要离开这里有些渺茫,即便她能带着他们两个走,但路上很可能就会被发现了,到时候她根本空不出闲来顾虑到他们两。而且,她自己现在也有些伤势在,干脆便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