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她一直以来都没有想要再回去找林天途什么麻烦,当日种种,要不是因为那次追杀,也许她也不会碰巧地就将至尊宝典给收入体内了。
也不会稀里糊涂的踏入修仙一途,目前看来还是很顺利的,即便是天赋不好,但也走到了今时今日。
最重要的是,那是爷爷留给她的仅有的东西,能像现在这样,时时刻刻的修炼着,她觉得非常好,很好。
这一路走来,林欣做的那些事情,也许并不全都是她做的,但她至少是参与了其中。林梵也觉得气愤,想要报复回去,想要好好给她算一笔账,但现在经历这么多,又觉得其实那些事情都不是什么事。
要是她也如林欣他们一样,报复回去,或者想着哪天要将这笔账算回来,那她成了什么?成了她不喜欢的林欣那样的人?
最重要的是,这完全是在浪费她的宝贵时间,修炼时间是多么宝贵,怎么能浪费在这样的人身上。她林梵完全不能忍受自己去干这种蠢事,不管如何,一切事情都没有她增强实力重要。
所以,对于近日自己的表现,她是非常满意的。
不过,她是满意了,不满意的却是大有人在。
林欣回到住所的时候,长青师叔跟秦俊杰已经在房间等她了,见她回来,立马看了过来。“怎么样?”长青师叔见是她,连忙迎上来问道。
“她不答应。”林欣摇了摇头,脸上黯然。
“什么?这么快就拒绝了?”长青惊讶地说道,转而脸上闪过一丝不满。“同宗之人,她怎么立马就拒绝了,也不先联系问问看行不行,两个不行,至少一个也可以啊。”
林欣转过身走到一旁,掩饰自己脸上的变化,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一个也行?说的是要排除她吗。
“算了,既然不行,我们也可以加入其它队伍,一样可以历练。”秦俊杰虽然也有些失望,但想想其实他也不是很愿意在林梵的引荐下进入枫林煞,到时候恐怕很多事情还要看林梵的脸色。
他没想到,林梵竟然真的已经是筑基中期的实力了,而且今日见到她的时候,他竟然有种看不清楚林梵深浅的直觉。虽然明明白白的就是感应到对方是筑基中期,可是却有种非常危险的直觉,让他心中一震,所以立马拉住林欣,让林梵先离开了。
秦俊杰放在宽大衣袖中的手握紧拳头,又松开,抿了抿唇,他此时也已经筑基成功了,而且也是筑基中期了,他并不比林梵差。
他可能都没有想到,此时他脑海中浮现的念头,是并不比林梵差,他已经将林梵放在了跟他同等级别里面去比较,再也不是从前那般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