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那就是尧子墨,我们的精神炼师,他性格有些。。。独特。”这时,林梵见千月靠近霍白,轻声说道。
尧子墨?
转头看去,依然一个人冷然地盘腿坐在那里没动,好像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一人一般,那种遗世独立的感觉非常清晰。林梵挑了挑眉,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看。
“不要看。”突然耳边传来一道严厉地声音,林梵一顿,转头看去,却见千月一脸寒霜地盯着自己,眼神从所未有的凌厉。
林梵眨巴了下眼睛,看一下也。。。不行?盯着千月等着她的解释,却见千月冷眼盯着林梵看了好一会,才慢慢缓和下来,转头看了眼尧子墨那边,这才转头来放缓语气,轻声跟林梵说道。“子墨他不喜欢被人盯着看,要是惹到他,可能会有些麻烦。所以。。。你知道精神炼师吗?”好像怕林梵不知道精神炼师的厉害,千月抿了抿嘴,看了眼旁边的霍白,又看向林梵。
林梵挑眉,微微点头,表示明白。“呵呵,好的。”
不看就不看吧,只是要是一路都不交流的话,到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呀?毕竟他们一路上还要保护对方安然到达妖族领地去刺杀,最重要的撤退问题,要是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出事的。
却突然感觉周围一静,林梵停下要转身走开的脚步,抬头看去,不由得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那个遗世独立的尧子墨,竟然起身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了,林梵看了眼霍白,终于还是要过来跟老大打个招呼吗,毕竟老大的实力摆在那里。她可是听说了老大在西部边境的名号,在筑基期这个圈子里,他非常有名的,即便是面对结丹期修士,也没多少人敢去惹他。
战斗力可谓是非常之高,自从林梵知道这个事情后,心中一直痒痒的想要跟他挑战一番,可惜有这个心没那个胆子。而且现在她很清楚自己打不过霍白,那家伙精神力也是非常之高,自己要先从精神力上去跟打,占不到什么优势。
只是。。。林梵眨巴了下眼睛,不是找霍白的?而是找她?林梵愣愣地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站直的人,这么一看,他好像很高啊。林梵心中撇了撇嘴,往后退了一步,看他,挑了挑眉,什么事?盯着你看了会就要找来算账?
“你叫什么名字?”尧子墨轻轻皱眉,不明白为何面前的这个女人要往后退去,往前一步出声道。
林梵紧皱着眉头,这人太没眼色了吧,再次退一步,伸手一挡。“林梵,你可以不用过来了。”
尧子墨愣了一下,看了看她伸出来的手,微微点头。“尧子墨。”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