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就林梵一个人没有回来?”公羊景槊盯着霍白问道。
此时他们已经远离妖都位置,相对安全了些,只是擎天的死亡,必然会引起妖族的混乱,追上他们的踪迹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霍白看了眼尧子墨,“她为了给我们争取撤退的时间,引开了三个结丹期妖族,往妖都北门去了。”
“什么?结丹期妖族?还是三个?”公羊景槊惊骇,这样的情况下,林梵还能活下来吗?
霍白抿紧了唇,没有再说话,他当时引开结丹期妖族便是往城外走的,后来却是很快对方突然怒吼一声,转身回去妖都方向了。他便知道应该是林梵跟尧子墨成功了,也跟着往妖都方向,只是半路上却遇到千月领着人往外走。
尧子墨也在行列中,当时也只有千月是没有受重伤,其他人都是没什么战斗力,他不可能丢下那些人。最后他们安全离开了妖都,却是没有林梵的消息,只能去黑暗森林等待,要是在那里也等不到她的话。。。
“不行,趁着现在妖都混乱之际,我们回去找她。”
“不可,她已经出城了,现在去妖都反而不妙。”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公羊景槊跟霍白都转头看去,是一脸苍白的尧子墨。
“你怎么知道她出城了?”公羊景槊皱眉看他。
“直觉,如果她到现在还没有出城,必然是逃不掉,而我们要是现在进入妖都去,不仅救不了她,自己也逃不了。”尧子墨低沉默了默,这才沉声说道。
“直觉?你要是怕死,我们不拉着你,这次任务也完成了,你们现在就可以走。”公羊景槊瞪大了双眼,怒视他,本来便因为林梵的掉队,对尧子墨不满了,现在他却来这里说这样的话。
这是要让他们见死不救不成,公羊景槊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尧子墨,要不是他坚持要林梵一起去刺杀,也不会。。。本来他们的任务便不是深入其中进行刺杀的,他们只是在城外接应便是。
现在倒好,狩猎队的一个都没事,而他们却要失去一个同伴了。
“林梵的事情,我们也不想,只是当时的情况便是这样,如今我们最重要的是离开妖族,不然等到他们反应过来,这么多人一个也无法离开。”不知何时千月也走了过来。
“哼,要是换成现在出事的是尧子墨,你还会这样想吗?”公羊景槊见是她,不由得冷笑出声,尧子墨对于当时发生的事情并没有隐瞒,所以他们都知道林梵引开那三个结丹期妖族是怎么回事。
要不是林梵,此刻尧子墨恐怕已经死了。
千月脸色一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