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青云剑已经被她收了回来,她真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做这样的事,在一头接近死亡的青叶蟒体内爬行。
不对,此时的青叶蟒恐怕已经死了,这是作死啊,让你贪心,要是识趣点一开始就退出去不好吗?还可以在外面偷袭她呢,作死的要往这不适合你身材的地方钻,看吧,报应。
林梵心中一遍遍地吐槽,用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好像这样就能忽视那股难耐的味道。
不过这方法竟然好像有效果,林梵觉得自己已经对那股味道有些麻木,免疫了。
艰难地爬了一段时间后,林梵预算着差不多了,运气体内全部灵力到青云剑上,用力往上刺去。一下,两下。。。就在林梵感觉自己手腕都要废了的时候,终于从上方落下来无数的土石。
虽然早有准备,还是吃了一嘴的土,林梵却是完全不见郁闷,惊喜地弯唇笑起来。
半个时辰后,坍塌的石碓中突然冒出一支看不清颜色的手来,一点点地往上,最后能看到全貌,只见一个全身上下不见一丝完整的地方,头发凌乱的人举起双手大喊了一声。“啊!!!终于出来了。”
“林梵?”
终于从该死的青叶蛇体内爬了出来,只是没想到压在它身上的土石这么多,废了她好一番劲这才爬了出来。只是刚出来欢呼一声,便突然听到一道疑惑的声音,林梵身体一僵,转头愣愣地看去。
苍天啊!她可以再钻回去吗?现在她觉得青叶蛇体内也不是那么让人难受了。
林梵颤抖着唇看着对面一步步走过来的人,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已经回去了吗?
“嗨,好巧啊。”林梵嘿嘿一笑,冲霍白挥了挥手,她此刻都不敢想自己的状态是如何,反正不会好到哪里去,只求不要差到惨绝人寰的地步。
“不巧。呃。。。往北方向一公里处有条小溪。”霍白弯了弯唇,这段时间他基本都是在这附近,等着林梵过来,好在是没有估算错误。
林梵闻言,立马转身往他所说方向疾驰而去,霍白弯了弯唇,慢慢地往她那里跟去。之前尧子墨特意跟他说的事情,他之前当然也有想过,只是他比尧子墨对林梵更有信心。
他当初在那片黑暗森林约定的地点等了一天,林梵并没有出现,他这才往这个方向赶来。预估了个大概的范围,从妖都北门出发,林梵应该是走了一段之后才发现妖族巡查严密,没法继续前行,然后绕路。
所以,他没有再离开黑暗森林,而是在某一个比较大的范围内,一直来回走动,等待她的到来。如果他往妖族领地内去的话,错过林梵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