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三日前接到公羊传来的消息,他就第一个跑来这里等着了。
终于等到了老大跟林梵要回来的消息了,他能不激动吗,硬是修炼也不修炼了,闭关也不闭了,径直跑来公羊的院子里观看他跟边正远的无声交流。
这么无聊又感人的事情,他竟然坚持了三天时间,想想都觉得自己特么地感人。
“啊,老大,林梵,你们回来啦。”突然陈淼起身大叫一声,惊喜地往前跑去。
过了一会却不见身后有动静,他郁闷地转头看去,却见到那两人同样郁闷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心中一喜,终于有反应了,终于有反应了。
“嘿嘿,是不是被骗了,我这也是给你们枯燥的生活增加点趣味嘛。”连忙凑上前去笑嘻嘻地说道。
“你当日为什么要给他传信,就不能等两天吗?”边正远翻了个白眼,真是郁卒不已,虽说老大跟林梵两人没事,终于要回来西御城了,他们都很是开心。
但,公羊这家伙忍不住竟然一接到消息就传播开了,其他人倒还好,就这个陈淼,接到消息后就死赖在这里不走了。
他跟公羊想说去石室研究阵法,他还不答应,说是一个人等很无聊。他管他无聊不无聊呢,可惜陈淼这人就有这种功力,他要是跟公羊两人真的跑去石室,保准不到三天,就有得他们后悔的。
然后便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了,两人竟然在院子里研究讨论阵法的事情,时不时的还要忍受陈淼的骚扰。当然,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一般的情况还是可以完全忽略,不被影响的。
但像现在这种声音尖锐响亮的呼喊,却是无法忽视了,最重要的是这样劣质的把戏,他在这三天内已经玩了不下十次。
“他之前说闭关来着。”公羊景槊也觉得冤枉啊,他是因为听陈淼说要闭关了,这才想着说告诉他这件事,让他不要担心。谁知道这家伙竟然这么“狠”,闭关也不闭了,跑来这里硬生生地等到现在,他现在无比的想念老大跟林梵,他们怎么还没有到西御城啊,这速度也太慢了。
边正远脸上一僵,他能说什么,他也没想到陈淼竟然会放下闭关的事情。
两人无奈对视一眼,认命地继续低头研究去了,却是耳边突然又是一道刺耳的尖叫声。“老大,林梵,啊。。。你们终于回来啦。”
“陈淼。”
“陈淼。”公羊景槊跟陈淼两人同时转头怒吼过去,却没想院子门口的情形让他们身体一僵,瞪了双眼看着。
陈淼前一刻还开心的要跳起来,下一刻这手还没搭上林梵的肩膀,更不要说预想中的大拥抱,他便被一脸冷色的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