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
半响,林珊玉阴沉着脸抬头看向林梵,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问道。
林梵看了她一眼,小心又小声地回道。“对方要求要将这些东西准备齐全,才能。。。”
不说林珊玉等人的震惊,林梵自己看了都觉得吓人,可是没办法呀,她一个人办不来这事,这不是要有人分赃。
“弟子也觉得这实在太过分了,可是。。。那人即便是知道我也是枫林煞的人也不愿意再降低要求了,他说这是他最低要求。”林梵也是脸色难看,坚决说道,大有一种根本就不愿意答应这样的要求的准备。
“到底谁,胃口这么大,也不怕撑死。”林珊玉冷脸下来,眼中带着些怀疑地看向林梵,虽然不相信林梵竟然有这么大胆子敢来骗她,但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
“这个。。。其实弟子也不是很清楚,其实枫林煞本身现在并不缺人,想必长青师叔都是知道的。”林梵为难地出声道。“弟子实在是想不到办法,最后才找到这个人,他还是枫林煞的一个队友介绍给我认识的。对了,他住在城东的木林阁。”
“什么?”
“木林阁?”
几乎是同时,林珊玉跟长青两人都是一阵惊呼,震惊地看着林梵,长青更是径直站起身来了。
林梵被他们这样的表现吓了一跳,疑惑又小心地看了他们一眼,这才点头。
“真的是木林阁吗?你确定?在城东的木林阁?”林珊玉跟长青对视一眼,再次看向林梵,认真问道。
林梵睁大了双眼,无辜地看着他们两个,好像有些不明白为何他们会这样的反应般。“是啊,西御城还有别的木林阁吗?”
“没有,西御城是没有别的木林阁。”长青跟林珊玉两人无意识地摇头,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喜。
“难道是森先生?”
林梵摇了摇头,便见林珊玉跟长青两人都是一脸失望,她这才出声道。“弟子不知是不是森先生,只是队友带我去了那里,然后。。。”
林珊玉跟长青虽然失望,但人家毕竟是森先生,不是那么容易说见就见的,要是这丫头说她真的见到森先生了,他们恐怕还要掂量掂量她话里的真实度呢。
要知道森先生不仅是在西御城,即便是在整个西秦郡,那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只是他为人低调,很少在世人面前出现,而且一直都居住在西御城的木林阁中。
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众人都称呼他森先生,最重要的是,森先生是西秦郡中现如今最强大的炼丹师,不对,可以说是整个元辰大陆最强大的炼丹师,他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