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心中有些没底,面上却是丝毫不显,走到他们面前,恭敬行礼。
“见过两位师叔。”
“大胆林梵,竟敢欺骗本座。”却见对面林珊玉突然伸手用力拍在石桌上,那石桌竟是应声碎裂开来。
林梵一愣,装出一副吓了一跳的样子,惊骇地看向林珊玉,脚下更是丝毫不动,好似完全被震住了一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师。。。师叔?”
“还不承认,竟敢用这样的把戏来欺骗我等,以此骗取财物,欺师瞒祖,违背宗门规矩,理应逐出宗门。”林珊玉见林梵还不承认,眼中更是凌厉,一双眼睛犹如利刃一般射向林梵。
长青也是脸色铁青端坐在那,虽然没有说过一句斥责的话,却也是表达了他的愤怒。
林梵呆呆地看着林珊玉两人,心中无数念头飞快闪过,他们这是发现了吗?不可能他们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隐蔽,所有的步骤都算计过了。还是他们去找木林阁询证了?
陈淼的堂哥招了?所以他们这才知道的,所以才来了这么一出?
说来好似过了很久,其实不过一瞬,林梵眨巴了下眼睛,握紧了双手,眼中升起一股愤怒来,睁大眼睛瞪向林珊玉。“珊玉师叔,还请您说清楚林梵到底做错了什么欺师瞒祖的天理不容的事情,需要玉竹峰的师叔您来代替我师父教训我,将我逐出宗门?”
这一刻,林梵身上再也不见丝毫害怕,正气凛然的看着林珊玉跟长青两人,好像他们今日不给出个所以然来便要不罢休。
林珊玉脸上一变,尴尬地扯了扯唇角,跟旁边同样尴尬笑着的长青对视一眼,这才转而看向林梵。“师叔跟你开个玩笑呢,别当真别当真。”
林梵一愣,只是脸上余怒未消,“玩笑?师叔这玩笑开的也未免太大。”
“好了,林梵,你珊玉师叔也是担心你被人骗了嘛,现在这不是没事了。”长青此时站起身来,笑着对林梵说道。
林梵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担心她被人骗就要这样来恐吓她?林梵心中冷笑,却没有再说什么,知道他们刚才果然是在炸她的,不由得也算是松了口气。
“师叔下次再也有这样的玩笑话,还请提前跟弟子提醒一句才好,弟子胆子小,不经吓。”
林珊玉眼中闪过一丝恼怒,这还不依不饶了,一个筑基期的小小弟子也敢跟她顶嘴,要不是。。。想到他们要做的事情,硬生生地忍了下来。深吸口气,弯唇笑着看向林梵,轻声说道。“是师叔没有考虑周全,来,坐这里。”
林梵一直都在注意着对方,自然没有放过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恼怒跟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