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珊玉脸色一变,被长青这么盯着质问,更是不好看了。
转头瞪向林梵,怒喝道,“明明被轰出了门,你为何要骗我等?”
林梵犹豫了下,“弟子想着。。。是不是将那些东西补回来便可以了,便想着传信回去给师傅还有掌门,请求宗门将这几样东西找到,然后再给那位前辈送去,这样。。。”
“什么?你还传信给掌门了?”不管是林珊玉还是长青等人,全都脸色大变。
林梵一愣,“是啊,不然。。。我们难道这些东西要白送了吗?这件事不是掌门吩咐的吗?”
“什么白送?”
“当然是掌门吩咐的。”林珊玉跟长青两人不约而同的说道。
林梵眨了眨眼,看向林欣跟低头看向别处的秦俊杰,掌门并不知道这件事吧,也许是有想过让他们进来,但应该不至于要他们用这种手段,不过这事还有待考究。
“你。。。你什么时候送的信?”林珊玉气急败坏地盯着林梵问道。“还有,那些东西怎么能叫白送了,难道那药童就这么吞下那些东西就不办事了?”
“从木林阁出来便送了信回去。”林梵抿了抿唇,“还可以拿回来吗?那我们要不要再传信回宗门,让掌门不要送那些灵药来了?”
“你。。。”
“笑话,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再去讨要,那岂不是丢我们剑仙派的脸面。”长青瞪向林梵,呵斥道。
要是真的去讨要的话,那跟木林阁就真的完全没有拉上关系的可能了,虽然他也对那些东西心疼不已,好在他并没有出多东西。
林梵缩了缩脖子,看了眼气得脸上涨红的林珊玉,没有再说话。“快去。。。快去将信追回来。”他们用的是灵鸽传信,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时辰了,这还要归功于林梵一路上走的尤其慢。
此时要想追回来,希望真心不大。
林梵只感应到一道异动,微微挑眉,应该是之前一直跟踪她的那人出发去想要截住灵鸽了。
林珊玉此时才转过来瞪向林梵,难道真的就要这么咽下这口气吗?虽然,她是因为没有找到那几样灵药而用等值的灵石换了,虽然因为自己本来正需要一样灵药,刚好在里面,想着反正已经有其他灵药用这种方法换取了,多一样也不差,就换了。
但谁知道那个该死的木林阁药童那么挑剔,竟然因为这个原因恼火起来,还不还给他们,又不办事。
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件事让掌门知道了,那他们做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到时候。。。再次看了眼林梵,要是这丫头回去后将事情说出去,想到这里,她眼中闪过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