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突然眼睛一亮,难道。。。
“柳叶并不是自愿待在这里的吗?”不然怎么解释他们一直不回西御城的事情?
“是吧?如果是自愿的话,可是为什么呢?这里并不适合修炼,即便他们再富有,十年时间,灵石也该用完了吧。”林梵越想越觉得是这样,既为修士,自然是想要增强实力,变强大的。
那么,十年时间里,一直待在一个没法好好修炼的地方是为了什么?
难道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吗?
可是据公羊所说,柳叶十年前就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了,如果有好东西在,可以供给他们好生修炼,十年里如果结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只是。。。目前看来显然不是。
那么说很可能是非自愿的被困在这里了?那。。。
“还是赶快离开的好,离开的好。”林梵点着头,脸色凝重,确实是离开的好。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柳叶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现在心中越来越不好的那种感觉告诉她,现在离开是最好。
只是他们想的很好,意外却从来不会给他们准备,说来便来了。
深夜,满天繁星,明月高挂,正闭目打坐的林梵突然浑身一冷,颤抖了一下,背后瞬间有股寒冷袭来。林梵睁开眼睛,一切如旧,并没有什么变化。她微微皱眉,不动声色地继续闭目打坐,却是小心地将精神力散发出去。
几乎在一瞬间,林梵差点跳起来,怎么什么人都没有了?林梵连忙睁开眼睛看去,前一刻还见到的人,此刻全都不见了。“老大,公羊。。。”
“陈淼?”第一百九十七章中招
声音在空旷的山谷中回荡,她脸色变了几变,怎么回事?他们离开的声音,不可能自己发现不了。下一刻,林梵脸色大变,惊恐地看着前方迅速围猎过来的不计其数的东西,还不等她看清楚是什么妖兽,对方已经靠近到她这边来了。
她连忙转身往后跑去,这是什么东西?抽空转头看去,脸色一沉,竟然是一只只硕大的锦毛鼠。这么多的锦毛鼠,只要被粘上,她不想死都得死了,林梵脚下的速度更快。
眼看就要跑出山谷去,后面的锦毛鼠紧跟着她,而就在林梵一脚跨出山谷去,再往前跑了一会,感觉不太对劲,转头看去,不由停下脚步。
那些锦毛鼠竟然不见了,林梵瞪大了双眼看去,还是没有,不计其数的锦毛鼠真的不见了。林梵脸色微变,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了山谷,是幻术!
林梵想到刚才的一幕,自己很可能是中了幻术,连忙上前去想要进入山谷,这里可是迷雾森林的中部位置,别说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