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脸色大变,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渐渐远去的霍白背影,他真的就这样不管她了?
半月前的事情?半月前。。。她将林梵弄到黑山道长那里的时候?
所以,他是在提醒自己,他跟她之间的事情,早在那时候就已经真的完全清算清楚了。柳叶眼睛垂了下来,眼前好像晃过当日霍白跟对峙时的情景,此时此刻,她才真的相信,他当日说的那些话并没有参杂一丝一毫的假,他是认真的。
林梵见霍白如此也是惊了一惊,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就走了,分明是支持她的嘛。嘴角弯起一抹微笑,看向已经绝望的柳叶,嗯。“好走。”
下手干脆利落,毫不手软,收捡储物袋那是非常之迅速。
随手几个火球术,转眼间三具尸体便消散在空中,林梵最后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迷雾森林,弯了弯唇转身追向霍白。
“老大,你去哪里找我了?”霍白并没有走远,林梵出发不久便看到了他的身影,连忙加快速度上前去。
“你去了哪?”
“就在迷雾森林的中部位置,本来我一出了山谷就醒来的。。。”林梵本想说黑山道长的事情,无意中看到霍白的表情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刚刚已经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林梵默了默,轻咳一声,“老大,你就不问问我都做了些什么?那个。。。”
“不用。”
摸了摸鼻子,好吧,是她想多了。
“对了,我们的任务可以交差啦,你看,天须草。”说着林梵将那些天须草都给拿出了储物袋,递给霍白。
霍白看了眼微微颔首,并没有接过。“不错,回去给九株公羊。”
“好咧。”林梵笑嘻嘻的应道。
两人一路时不时说两句,其余时间基本都是在赶路,因为距离太远,没法给公羊他们传信,此时他们还在担心着林梵的安危呢。虽然霍白没有表示说要听她讲述在黑山道长那里的事情,林梵还是自言自语的说了出来。其实对于黑山道长体内还有一道意识的事情,她至今不是太明白,还有自己识海内的事情,将黑山道长跟那道意识拖入识海后,自己的精神力明明没有增强,可是奇怪的是不过才过去半个月时间,为什么自己对上柳叶的幻术却是并没有反应呢?
之前在山谷的时候,还一下子无声无息的中招了,现在却能明显的保持清醒状态。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变化的原因,只是这个事情要怎么问呢?直接告诉霍白自己识海的事情?
这日休息的时候,林梵犹豫了一阵,咬牙看向霍白。“对了,老大,你知道识海的事情吗?”
“你开通了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