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走了之后,林梵便径直回去了,还不等回到自家住处,便见侯向阳正跟一个同样身穿月牙色道袍的老者在说话。
林梵快走几步,上前去,侯向阳侧头刚好见到她,招手让她过去。
“侯大哥。”
“来了,贺药童,这就是先生新带回来的林梵,林药童。”
“林梵,这是贺药童,最早进入木林阁,待在先生身边的药童。”
林梵连忙拱手跟他见礼,很是恭敬,贺药童见此面上没什么变化,伸手摸了摸胡子微微颔首。林梵也不觉得对方是不是不热情,本来从前就以为炼丹师都是高冷少语的,于是乖觉的站在一旁听着侯向阳跟贺药童说着话。
贺药童跟侯向阳说完事后,见林梵还站在一旁,微微挑眉,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冲侯向阳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走吧。”侯向阳看了眼离去的贺药童,这才转头对林梵说道。
林梵连忙跟上,不久便见到了另外两位药童,一位姓唐,一位姓赵,全都是四十岁模样的中年男子。性格看不出来,但目前看来还是比较温和稳重的,对待林梵的态度要是不冷不热,大家相互认识后便离开了。
“以后炼丹上有什么疑问的时候,找不到我便可以去找他们。”
“好。侯大哥,那我何时可以炼丹呢?”林梵今日骗长青说自己要十年才有可能成为药徒,是因为即便自己成为药徒,如果自己不可以宣扬的话,外界也是无法知道的。她并没有想要名扬天下的打算,想要成为炼丹师,也只是因为自己要用的丹药太多,还不如自己来炼制比较划算罢了。
对于这一点上,木林阁做得保密程度还是非常好的,可以说只要是在木林阁内部发生的事情,外界想要知道是难上加难。
“随时都可以。”
林梵挑眉,这么简单?
侯向阳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不信?成为药徒前,炼丹所用材料都是可以免费无尽领取的,你可以去领取材料开始炼丹。”不过,成功率嘛,侯向阳想起当初自己满怀期待的立马开始炼丹时的情景,怎叫一个糟糕可以形容。不过嘛,看着别人吃瘪,也是件不错的事情,看戏谁不喜欢啊。
不说侯向阳怎么保持着看好戏的心态,期待着林梵最后吃瘪的事情,林梵听了他的话,却是眼睛一亮,心情那叫一个激动啊。
“真的吗?那我去试试?”林梵弯起嘴角,兴奋的抬头看向侯向阳,她也是非常好奇炼丹的具体情形是如何的。
虽然已经看了些书籍描述,这也多亏饿了师傅给她留下的那些东西,不然林梵连忙书籍描述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