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摇了摇头,不对呀,自己都严格按照师傅留下来的丹方,炼制丹药的,不会有问题的。
那又是什么问题呢?
之后,林梵便没有再说话,只顾着想师傅到底是为什么突然间不高兴了,一路走过,林梵看了眼已经过去的师傅住处。抬头往前看去,是炼丹房的方向,真的是要教她炼制金旋丹?
只是,到了炼丹房所在的院子,林梵却见师傅并没有进入炼丹房,只是坐在院子中间的枫树下。冷眼盯着自己看,林梵本想上前去的脚步瞬间便停了下来,事情有点严重啊,她小心地看了眼师傅,眼神冰冷,脸色沉重。
“你的修为是怎么回事?”不等林梵猜,森先生便已经开口了,只是林梵却听了完全愣住,修为?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疑惑地抬头看师傅。“我的修为怎么了?”
森先生皱了皱眉,伸手对她一招,下一刻,她只觉得手腕一紧,真是几年没有这种熟悉的难受感觉了。“修为长进扎实不少,但你的精神力怎么回事?”
林梵一愣,终于知道师傅是在问什么了,她抿了抿唇,这几年自己的修为一直在逐步增强着,稳固着筑基后期的修为,一点点的稳步提升。但精神力,其实因为炼丹的缘故,她感觉自己的精神力比较以往应该要更加快速的增强才对,但是自己因为缺少功法的原因,便一直停留在结丹初期的位置。
只是这件事,要怎么解释呢。。。“我的功法。。。出了些问题。”犹豫了一会,她还是决定说了,也许还能听听师傅怎么说。
“功法?是什么问题?”森先生听了一惊,连忙问道。功法出了问题,这可是大事啊,他就说怎么三年时间,自己这个徒弟的精神力一点长进都没有,可是她的炼丹能力却是长进了不少。
这么早就开通识海的孩子,精神力的修炼速度必然是不会慢到哪里去的,原来是功法的原因,好在他回来了,不然还不知道要耽误多久呢。
林梵踟躇了会,“我没有接下来的功法。”
“什么?”森先生突然站起身,满眼震惊地看着林梵,功法缺失?怎么会。。。怎么会有。。。她不是正规宗门出身的吗,怎么会功法缺失?
“这个事情说来有些复杂,师傅,我最近正在考虑要不要换一部功法算了,您看怎么样?”
“换功法?”森先生摇了摇头,“缺失的功法有头绪吗?什么时候可以找到?”
林梵摇了摇头,“当初之所以会修炼这部功法,也是被逼无奈之下才修炼的,功法只到筑基期,之后的功法。。。我也不知道在哪儿。”
森先生闻言,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