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便是三个月期限到了,林梵却依然没有炼制出一枚上品金旋丹,现在她储物袋中满是中品金旋丹,就连下品金旋丹都不多,但就是没有上品金旋丹。
今日就是师傅检查的日子了,林梵心中焦灼,可是却发现出炉的丹药品质反而越来越差,更甚者偶尔还会出现炸炉的情况。
所谓炸炉就是那一炉丹药失败了,没有形成丹药来,这样的情况,自从她成功炼制出上品聚元丹后,便已经极少出现了。
深吸一口气,林梵努力的睁开眼睛,眨了眨,一阵酸痛感从眼中传来,她已经有一个月时间不眠不休的在这里炼丹了。好在是这期间,她自己也炼制了不少的金旋丹,可以补充精神力。
虽然,她现在的精神力,用金凝丹比较合适,但金凝丹没有那么多啊,用金旋丹来抵也是可以补充一些的,再者多吃些不就好了。
要不是她在木林阁的这段日子里,积攒下了不少的丹药,林梵都没自信自己的灵力可以支撑一个月之久,不眠不休的炼丹。
咬了咬牙,看了眼角落处放置的材料,还剩下最后一份,是死是活就看你了。
这一次,林梵足足休息了半个时辰,才再次睁开眼睛,眼中厉光闪过,手中飞快的动作着。一株株的灵草被她放入丹炉中,一边控制着火候,一边用精神力小心谨慎的控制着丹炉中的药汁走向。
时间一点点过去,林梵额头脸颊处已经都是汗水,她眉头舒展,只集中在丹炉中。终于,最后一样灵草被放入了丹炉中,林梵右手捏起法决,指向旁边的丹炉盖子,将丹炉盖上。
丹炉中因为最后一样灵草的加入,瞬间便沸腾了起来,一股暴躁的情绪从里面传来,林梵知道此时是关键地方,精神力依然如前般稳定控制着药汁。时间一点点过去,丹炉的情况一直都按照着林梵预想的走,终于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成丹过程。
林梵眼中沉了沉,精神力小心地控制着那些渐渐收紧的药汁,一点一点的让其融合到一起,就在最后那一刻,却突然本来稳定的药汁,沸腾了起来,林梵心中一紧,前面好几次炸炉就是这样。全部精神力包裹住药汁,想要抚平那些沸腾到好似要炸开来的药汁,只是效果甚微,眼看就要再次失败了。林梵的识海中突然一动,至尊宝典中的精神力功法自己运转了起来,林梵只感觉压力一松,包裹住那些沸腾的药汁瞬间轻松了许多。她没有停顿,迅速将精神力散发如药汁中,小心地将之平复下来,揉合到一起去。
刚开始还有些困难,但后来慢慢的掌握住方法后,倒也没有那么难,一点点慢慢的,林梵耐心十足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