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心中一紧,面上却是没有变化,淡然将盒子拿起来,放入储物袋中。
她还没来得及看对方的脸色呢,却在此时,脑海中传来一道久违的声音,断断续续。“拿下,石床。”
林梵一愣,将储物袋中那个被她扔到角落的破烂储物袋拿了出来。“琨蛮?”
“还不快将那些东西收入进来,快点。”琨蛮的声音前所未有的紧张跟焦急,林梵顿了下,回头看了眼那些东西。
“可是,我的储物袋装不下这么大的东西啊。”林梵苦恼了,皱眉说道。
“废话,装到我这里来啊。”琨蛮真是要被气死了,他没想到竟然能在这样的地方,遇上这么好的东西。刚才只是在林梵打开储物袋的时候,感应到一丝,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立马用尽全力给她传音道。
林梵一顿,犹豫了下,还是挤破手指,滴入一滴精血进入手中的储物袋中,几乎是瞬间一道强大的精神力笼罩过来,林梵心中一惊,好在那道精神力几乎是在要笼罩住林梵的识海时,两张金叶纸突然飞起。
说来很久,其实不过一瞬,林梵便感觉识海中已经平静下来,她倒是还好,可怜琨蛮此时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高兴好。没想到随便捡个,竟然还能捡到这样的人才,刚才那道金光是什么东西?他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没想到这么个凡人,竟然有幸能修炼那东西,而且。。。还是。。。
琨蛮在震惊的时候,林梵却发现那群妖族之人已经过来了,满脸怒容,只是在接近的时候,却是脚下一滞。林梵嘿嘿一笑,果然是全方面针对啊,微微挑眉,眼看着他们艰难又努力的往前走来。
要不要上前去给他们几剑呢?正要上前去攻击的时候,脑海中琨蛮的声音传来。
“快点。”林梵没注意到琨蛮语气中的变化,闻言一愣,伸手一挥将那石床连同木桌全都一起收入琨蛮那里去。
念头一动,手往后伸去,手中的储物袋被她收入体内,不过有点意外的是,琨蛮不知道怎么的就直接进入了她的识海中,好在没有跟金叶纸发生冲突。
林梵放下心来,只是抬头看去,却见那群妖族竟然竟然能动了,凶神恶煞的往前而来。林梵心中一惊,不好,她真是干了件蠢事,是石床跟那木桌的原因,才会出现大家都无法轻易动弹的情况。
心念一动,她想要将石床从琨蛮那里给拿出来先,却发现这家伙死拉着不放,林梵狠狠咬牙,以后再收拾你。连忙往旁边躲避过去,轰隆一声巨响,她原来站立的位置处,此时妥妥的一个大坑出现在啊那里。
此时已经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