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看了眼千月,突然看向她旁边的阿勇。“追杀海猿走丢的,你这位朋友应该很清楚才对。”
之前海岛上碰过面的人,现在她否认怕是更容易引起怀疑,林梵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阿勇跟千月。当时,自己被这人坑了一把,还没好好算呢,正好利用一番。
果然,千月闻言脸上不由得一僵,那阿勇也是面色僵硬转过头去。
“等等,阿勇,你之前说的那个身形庞大的女修就是林梵?”这时听出不对劲来的尧子墨大声问道。
身形庞大?
林梵扬眉,几乎是下意识了看了眼霍白,他皱了皱眉没有其他的表情。林梵不知道该是如何的反应好,瞄到他身旁的尧子墨,挑眉看她,嘴角微微弯起,眼神带着一丝狠戾。
“咳。。。那啥我们也刚从那座海岛上出来,阿勇不懂事,这不是坑了你一把嘛。”接收到她的不怀好意,尧子墨尴尬的意识到自己话语的不妥,连忙解释。
好吧,越解释越不清楚,他摸了摸鼻子,悻悻地看了眼瞪过来的千月。
“原来你们都知道啊。”林梵弯起一抹微笑来,漫步走到那阿勇身旁,紧盯着他双眼看,就看你!
“你是不是去了那海猿的山洞?”千月抿唇瞪她,一直被牵着鼻子走,她已经郁闷到极点,对于冰晶花的渴望,还有无端端的被人捷足先登还让自己一行人背了黑锅,好不容易才解决了那只元婴期海猿,不止是他们,连师兄都受了重伤。
此刻竟然见到林梵也在这,巧合的是她就是那个阿勇见到的女修。虽然现实让她认为林梵没那个实力完整偷取那株冰晶花,但直觉却告诉她,那人就是林梵。
“你说的是哪个山洞?那里面山洞可多了,不过,我可以清楚告诉你,我哪个山洞都没有进去过。”
“哼,你说没有进去就没有进去吗?”
林梵摊了摊手,无可奈何的样子,我说了你不信,我能怎么办?
千月见此,握紧了双拳,深吸一口气出声道。“林梵,这次我跟师兄出来就是为了那株冰晶花,为了那株冰晶花,师兄已经找了十年才找到这一丝线索,如果是你拿了,能不能卖给我们?不管什么价。”
千月此言一出,大家都不由得一默,阿勇是没想到少主会将冰晶花的事情说出来,他警惕地看向林梵,仿佛她一有什么动作就要出手似的。
尧子墨是有些恼怒,千月这是什么意思,拿霍白跟林梵的交情去诱惑林梵交出冰晶花?她虽然没说什么,但明明是她要的冰晶花,在别人耳里听来却像是霍白需要的一样。
“你说冰晶花?那海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