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连忙避开那黑水,将那一截一角撕掉,这才没有再继续腐蚀下去。
不过,林梵突然想到识海中的金叶纸,竟然丝毫被腐蚀的痕迹都没有。她一边感叹着金叶纸的特别跟强大,一边小心地避过那些黑水流向,找寻着可以出去的办法。
她好像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再次从它嘴里跑出去,一个就是刺破它的身体,钻出去。
林梵想到此,不由得脸上一暗,不好办呀。第一个办法,林梵几乎是瞬间便否决了,要原路返回,那几乎是送命的节奏,即便是排除万难真的到达它嘴边位置。自己的速度能不能比上对方还难说,自己分分钟会被咬死的节奏。
那么找个地方刺破?林梵抿唇,四处找着,至少要找相对薄弱的地方。
终于决定好要刺哪里后,林梵运起灵力,虚空影施展往那一点而去。轰的一声,林梵往后退去,仔细看去,那里竟然都没有被刺破,只是留下一点点的痕迹在。
林梵抿唇,眼中微亮,即便是这样也足够了,至少还有希望。林梵正要上前继续的时候,突然身体踉跄了下,周围竟然开始翻腾起来。
林梵吓了一跳,反应这么大?连忙避开那突然集中到一起的黑水,又无规律的往周围分散。真是躲过一阵又来一阵啊。
怎么办?
半个时辰了,还没有停下来,现在又多了别的攻击,林梵身上已经开始出现伤口了。
“笨。”突然识海中传来熟悉的声音,林梵一愣,琨蛮?
“琨蛮,你醒了?你有办法?”
“哼哼,集中精神放松。”琨蛮本想再逗她一会,但见形势不太乐观,还是赶紧将她收进来比较好,要是林梵挂了,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琨蛮醒来了,她挺高兴的,但是这个时候来戏耍自己,过分啊过分啊。
“都这时候了,你还在搞这些。”林梵以为琨蛮在打趣她呢,气恼出声。呲的一声,手臂上被焦灼了一块,一阵难言的刺痛传来,林梵连忙忍痛将那块肉割掉,才阻止住那些腐蚀蔓延。
这样的事情她并不第一次经历了,所以做起来得心应手,但各种痛苦也只有自己知晓。
“还不快点,不然要在这里等死不成?”琨蛮见她竟然不信,气得跳脚。
林梵一愣,认真的?
不管了,琨蛮,这次你要是骗我,死之前也要将你先杀了再说。嘀咕着,连忙集中精神力放松身体,过了好一会都没有动静,林梵皱了皱眉。
“好了。”
睁开眼睛,却见面前一片明亮,睁了睁眼睛,这是。。。?转头四处看,低头看,这不是在那海